2020年

南宁的假日

那一天,我给酹酹发了消息:“你当年推荐的老友粉,我终于下单了!做好了后还挺好吃的。”
酹酹回我:“那你要不要来南宁玩,来吃正宗的老友粉,就五一节的时候!”
于是,我又展开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因为疫情的缘故,机票也好,住宿也好,价格都低到发指。即使是五一这种往常的热门假日,我一千出头就订了往返机票,四百不到就订了三天宾馆,真是太便宜了。

南宁真是一座非常野性的城市。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整个城市的植物都生长得非常的巨大和狂野,但是狂野的植物又和城市的水泥森林显得相得益彰。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在南宁的街头看到了一棵柳树。怎么说呢,它并不是我们平时看到的柳树那样,大概2-3米高,一副万条垂下绿丝绦的婀娜身姿——而是足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又粗又短的枝条,仿佛朋克歌手一样的剽悍发型。酹酹说,她过去在南宁生活了那么多年,曾以为南宁是没有柳树的。然而并不是南宁没有柳树,只是南宁的柳树长得并不那样柔美,不是那种让人联想起离愁别绪样子。

其他还有让我这样见过百年树龄的老榕树的人也惊讶的巨大榕树从、四五米高的巨大苏铁、从来没有见过的电线杆一样的椰树、粗大的看起来就不脆嫩的蕨根,甚至还见到了结着波罗蜜的行道树……

后来去青秀山游玩的时候,更是体验了一把热带雨林的感觉。

至于当年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南宁银行天花板掉下来一条蟒蛇的新闻,更是让这座雨林式的城市充斥着狂野气息的都市传说。

到南宁的本来目的之一,就是嗦粉。我们首先是吃了螺蛳粉,和酹酹说的一样,新鲜的酸笋其实并没有那种奇怪的臭味,这让螺蛳粉变得更好吃了一点。

令我印象更深的则是老友粉。同样是酸笋作为主调料,老友粉选择用蒜蓉、豆豉混合酸笋爆香,再爆炒生料(猪肉、牛肉等肉类)。然后兑入高汤,用这份汤来烩粉。炒粉大妈熟练的上下翻腾,一炒勺一份粉。热气腾腾的粉条,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牛肉炒得嫩而有火气,有一点粤式小炒的感觉。连汤带粉地吃下去,感觉真是十分的满足。

后来也去吃了老友味中餐、柠檬鸭。大抵也是以泡制的酸味食材作为调味的食物,和四川地区喜欢用泡菜调味的习惯大概是同宗的。我也是吃得非常开心了。

说到同宗食物,南宁的酸嘢应该和泡菜也是同宗的。去南宁之前,我就大概做到了这个东西的攻略,大概知道就是和泡菜类似的,用盐水泡食材,令其发酵发酸的做法。不过泡菜主要用萝卜、辣椒、豇豆之类的蔬菜,南宁的酸嘢一大主料则是各式水果,真是令我非常好奇它的口味,尤其酹酹还介绍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难过酸嘢摊。”
实际上酸嘢吃起来的体验也是非常愉悦,酸李子、酸芒果、酸木瓜、酸杨桃、酸菠萝,各有各的风味。而且,我感觉我完全可以自己在家制作嘛,老坛水+水果,真是太拿手了!

南宁的假日就这样过去了,我朋友得知我突然就去了南宁,问我:“南宁有什么好玩的,你为什么不去桂林呢?”
我只是觉得,休假而已,开心最重要。与其是换个地方打麻将/睡觉,或者是换个地方清掉满满的todo list,又哪里来休闲放松的感觉呢?
唯一不太愉悦的事情,大概就是趣奇俏可能出问题了,打出来的照片已经花了呢。

以下是游客照:






- 阅读剩余部分 -

和新冠生活的日子

谁能想到,19年底一则不甚显眼的新闻,会直接改变了未来的生活呢。19年12月31日的新闻

我告诉周边的亲友,不管到底情况如何,稍微注意一点比较好。于是我在整个1月出门的时候都戴着口罩,成为了一个迷之异类。

当然,最后是1月21日钟南山先生的发言,彻底点燃了大众的情绪。好像感觉从那一天开始,世界变得不一样了,时间也变得更漫长。两周前看到微博有人感慨说:“距离钟南山先生确定人传人,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我的感触却是:居然才一个月吗?我感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的样子。

所谓:“关在府里无事干,翻墙捣瓦摔瓶罐。 来来回回千百遍,小爷也是很疲倦。”的哪吒式生活,体验了一下,还真是非常不好受。于是得到的最大感触,竟然是这辈子一定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否则铁窗中的漫漫岁月,该要如何度过呢?
本以为在家里宅着,总会有时间看看过去没看的书,玩玩过去没玩的游戏,做做过去没做完的东西。结果事实证明,懒不是因为没空,就是因为懒而已,无解了。

最近的疫情似乎也逐渐得到控制了,成都的一级响应也下调到了二级,不再是之前每天6点商场关门,8点超市关门的紧张气氛。昨天想着去好久没去的伊藤买点东西,结果下楼去开车的时候,才发现汽车停放太久了,电瓶亏电了。所以这个教训也告诉我们,车是买来开的,不是买来放的,会放坏的。真是太惨了……

今天接到的新消息,下周继续在家办公,预定再下周回办公室,这种憋在家里数地砖的生活,还要继续啊……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