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闇千代之武。藉立花之手禦其強敵。

鋸齒為刃,紫晶為飾,雷光閃耀。此之為立花之刃--雷鋼須世理。

立花之女矣,若執此刃,汝將代道雪行其忠義。

戰陣之刀光,殺戮之血,本不應為女子所見之物。然身處亂世,安可僅求一己幸福。

於是著具足,執利刃,自名為雷神之女哉。替父征戰,賓士沙場。矯健巾幗色,未見下於男兒。

其女手中之刃--雷鋼須世理,為雷之兵。閃電奔騰,斬人數千。為立花之信念。

雷鋼須世理之雷光,乃立花之忠義。忠義未止,其雷光亦不曾消弭。

僅問之,立花未曾執刃之際,可曾有過少女情愫?風雅之士吟俳句至,共談花鳥風月。

立花註定與此無緣,是以自其執刃賓士之時,其身已非女子。僅為立花忠義之承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