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of Pi

每個人的內心裡大概也有一個漂流夢。

《魯濱孫漂流記》多年以來長盛不衰的原因大約如此,一個英雄向的、充滿冒險開拓精神的、追求人類的社會屬性的、歌頌人的主觀能動性的故事,的確是擁有令人熱血澎湃的力量。到最後,魯濱孫帶著星期五重返人類社會得到的褒美和讚譽,真是給這樣的傳奇人物的嘉賞。

可是,真正遇見船難而漂流的人,是個怎樣的境況呢?身處茫茫海洋中,抬頭四顧不見邊際,四周是水卻不能飲,獨自一人的話伶仃無依,有他人的話也只是無言對視。看不到活下去的可能,卻又不想就這樣去死,心中抱著些許的期望,無助地漂在水面。等待大概會有的救援、等待可能是神的救贖、等待也許會出現的孤島,或者是等待最終結束一切的死神……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少年孤身一人呆在全是屍骨的救生艇裡。派的精神分裂成為兩個個體:本我的虎,以及自我的人。雖然自我和本我結合才能有人格,可是在生與死面前,人格似乎並不重要,保持住自我,才能擁有意識。可是當下發生的事情,如果由理性來接受,無疑會導致理性的崩壞。那麼,只好把一些不願意接受的事實丟給本我,塑造一個兇狠的可鬥爭物件,同時形成鯰魚效應,令自己還能保留生存本能。

在這樣一個遠離社會,並且面臨生存危機的環境下,僅靠理性已經不足以維持意識了。哪怕只是微弱的信仰,也只不過是多了一點點脆弱的保護層,遭遇風暴便可能破壞殆盡。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下去,並且還沒有被逼瘋,的確是經歷了重重考驗而變得堅定的信仰。玄奘西行,度過一切苦厄,化解各種難題,因此向佛之心也堅定無比。我想正是類似的道理。

所以,無論聽故事的人怎麼選,在派的心中,定然是相信上帝的。如果哪一天他不再相信了,那麼他自身的存在也許會就此崩塌吧。而對於我來說,回憶瑰麗的奇幻場景就好了。那個真實的漂流故事,真是讓人不敢往深處去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