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傳送門

“我的孩子,你真的要留下吗?”麦格尼·铜须的声音颤抖着,“我还是认为女人不应该参加这场战斗。你应该投降的,有普罗德摩尔的协议在,他们不会为难你这个人类的。”
他的王朝已经岌岌可危,铁炉堡外,数以千计的部落大军正在等待最后进攻的命令。
地下铁路和丹莫罗的通道已经被封死,就连魔法转移的通道也被亡灵巫师封锁了。而城中,除了数百矮人死士以及一个女性人类以外,再无活人。
“除非我被从这里抬出去。”派派拉说。“我是一个圣骑士。”

国王大厅的地板已经在微微颤动了。两人都知道这是牛头人的脚步声。敌人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啊……范达尔此时一定很羡慕我。”麦格尼突然说。“他被干掉的时候可是众叛亲离,他的士兵们几乎全都背叛了他。”
两旁的矮人士兵都沉默了。这句话基本等于宣布国王已经抱下了必死的决心。

“我想连德雷克塔尔都会羡慕你的…听说他死前只有两条狼与他共战至死。”派派拉说着,心不在焉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把简陋的剑,剑由两个相互重合的钩组成,但是剑身中却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地板的颤抖越来越大了,甚至已经有一股巨魔的汗臭味传入国王大厅。矮人士兵都已经按照战术要求隐蔽起来了,一时间大厅上只剩下两个人。

“那把剑……”麦格尼指着派派拉手中说,“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啊……我几乎都忘了,真是巧合。”人类笑了一下,“它的名字叫国王护卫者。”
“是吗……是谁给它这个名字的?是你吗?”
“不。卡拉赞的先知给了它这个名字,它守护千王之厅的国王。”

现在国王之厅的视野中已经能看到绿色的身影了,而且这种绿色的影子还在不断增加。

“他们在集结部队。”国王说着,同样抽出了自己的战锤。“我可不是卖老,但是我这山丘之王的名头恐怕还是值得部落出动三四个整编团的。”
“而我,和你的士兵们,将成为你最牢不可破的盾牌。以国王护卫者的名义!以圣骑士的名义!”
“说得好,如果我们都活下来,我就给你这个称号……”

一个看起来象是部落领军的萨满走进了房间,但是他却只看到两个人。他看起来是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坚决地把手一挥——

“来吧!You Shall not be passed!"

--------------------------------------

這就是號稱最近感動CWOW的人物。嘛,我覺得呢,從非RP精神來看,這個聖騎士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做無用功。不過從RP精神來看,這聖騎士的確無愧其名。其手執之刃,名為國王護衛者,應其境亦是非常震撼。

套用一句話描述我的觀點:這是在這樣一個人心浮躁物欲橫流的世界中,一個人深藏心底的反抗精神的體現。

雖說話說得有些大了,但是我認為這個話想表達的意思,就是我想表達的:玩一個游戲,究竟是為了裝備數據,還是為了放開自己的心休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