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認為文科研究的是世間的道理,而理科研究的是世間的定理。兩者之間并沒有太多的聯系。

你看道理只是個勸諫,好比歷史擺在眼前,是重蹈覆轍,還是另辟蹊徑,全是看人而為。而規律則是固定的,不由任何人的意志而變動,就像四則運算規律一樣,高等如微積分,依然依循這規律。

半年前的時候接觸到一個很有意思的AVG,意識流。中心思想是,世界是各種相似小元素不停重復回環形成的。但是這還不是真的世界,隨機的加入才使這個世界成為世界。所以窮盡一生的時間,也不能推算出彩票的規律。它的確是有規律,但是因為這個隨機,卻讓這個規律模糊起來,不讓你接觸。

我覺得,文科理科,其實就是人們試圖通過兩種形式,探尋世間規律的方法。

空之境界中說過,世間的一切表象,都有一個根源。無論事物怎樣變化,根源決定了其始終。接觸到了根源,便能修改世界的法則規律。而保護地球的蓋亞,以及保護人類的阿賴耶識,都用自己的抑制力,阻止根源被干擾。

相信所謂的隨機,便是這抑制力的一種。

空之境界中的魔術師,通過研究魔術,來回溯根源,試圖接觸到根源。而真正的學者何嘗不是如此。

文科便是試圖研究隨機本身,來接觸規律。譬如歷史,歷史的一切皆可以說是隨機。而歷史上偏偏總是出現相似的重復。『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矣。』

早有人提出這樣的觀點,而千百年間歷史總是不斷的重復,這期間必然有規律存在,所謂的規律,便是相似的元素不斷重復回環。而因為有隨機的存在,所以這每次的重復不盡然相同,但總能夠發期間的重復性。歷史學者哲學者應該都相信,通過研究人心,而研究隨機。因為人心便存在很大的隨機性。從而試圖接觸被隨機所遮斷的規律。然而理科的研究卻證明了隨機并不是很容易被看透的東西。

所以理科就干脆繞過隨機,研究世間的定理,研究那些不受隨機影響的東西,試圖尋根問底挖出世間的規律。『若D=-D則D必定為0。』

然而這些終究是比較底層的規律。好比是牛頓定理,單獨拆開看,所有的力學現象都遵循這一規律,然而一個真實的力學現象,畢竟不是幾個力簡單相加。這其中數量越多,出現誤差的概率越高,這隨機性越大。這樣一看,所謂的定理,好比是浮在水面上的東西,很小很簡單。然而規律卻藏在水下很深的地方。想研究水面的情況,來給水底的情況下定論,太不容易。波瀾不驚的水面,你怎知下面是暗流涌動,還是水流平緩,或是暗礁迭起呢。

文科理科的學者,就和魔術師一樣,終其一生,也未能接觸到根源『規律』。他們把研究成果世世代代傳下去,希望有一天能接觸到。而越是深入研究,越是發現抑制力『隨機』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恐怕永遠也不能觸到。

光是想想,就覺得這是多么的可畏。我這樣的人,還是安心活在由偶然和必然構成的世界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