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的一場雨,將我驚醒。

我恍然而悟:天終于要冷了。

果然,今天風呼呼地吹著,我哆嗦了一下,終于意識到2009年到來之前,我不會有機會再穿著短衫出門了。

查了一下節氣,10月23日就是霜降了,這便是秋季最后一個節氣。11月7日便是立冬了。

說是一場秋雨一場寒,說秋季將會漸漸地涼下來,而進入冬季。現在卻是陡然降至這樣的寒冷。

前天晚上的蚊子很兇猛,全然不見夏天時的機靈。盲目地亂飛著,一巴掌拍死一只。這蚊子也知道寒時將至,命不久矣,所以也感到無可奈何吧,枉其機靈一世,卻還是逃不過天理。

宅了很久了,連我自己也不確定我自己現在究竟是個什么樣子,兩年前的我恐怕也不會預計到我現在這樣一種很頹然的狀態吧。

嘴里說著現在的時節太過明顯,沒有過渡,然而事實上,就算秋天仍然一天一天地涼下來,不到冷到非穿厚衣不可的時候,我依然不會感覺到時間的飛逝。

自己也感到悲哀,明明自己不想再這樣活下去,自己卻無法控制地繼續宅下去。

那天陽光燦爛,和風熏人。約好和破竹同學出門吹湖風。

半枯的草,微黃的葉,微波的湖,呼朔的風。現在依然回憶著那時候的感覺,風吹著衣衫響,和破竹聊天漫步。

鞋子踩在木質的走道上,發出輕微的響聲。遠處的風情商業街傳來古意的曲子,抬頭望去,水中白墻黑瓦綠柳白楊的倒影。

似乎是找到了生活的實感,那一刻我覺得輕松。完全不同于宅累了后躺在床上的一片空白,那不是休閑,完全是在消磨生命。

所以,一場秋雨一場寒,但是無論這天怎么冷下去,我會讓自己的空間向這個世界多拓展一分。或許已經到了霜降,冬天的生命力已經所剩無幾,但是那冬天的梅花依然傲雪迎立。只要有那生命力,便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