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这一篇文章冬至都十一年了。
回到成都之后,除了在成都应节服用羊肉汤,我同时也保留了冬至喝冬酿酒的应节习俗。

前阵子天府书展的时候,看了一个关于节令的书的讲座。老人家在上面讲,成都传统的冬至,也是服用饺子,喝酒的,还要祭祖。然而现在的成都大概也就剩下羊肉汤了吧。
朋友圈有一个老家杭州的朋友,还特意从北京回杭州了一趟祭祖来着。

然而今年因为身体的关系,已经被医生下了一串禁令了。酒是没法喝了,羊肉汤也免了。于是昨天只能点一份饺子应节,然而这个饺子,真是咸得非常难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