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半年的停博,一字不發,並非已經忘記了這個名為夢想的博客。我的Chrome中的第一個標籤位置,永遠都只為它而停留。

但是我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看一眼。

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為了一個我認為是夢想的方向在努力。我自矜於主導者的感覺,看著大概是從業以來第一個真正由我做主的作品在我手中逐漸成型。我將它捧在手心仔細打量。心中滿是期待。

然後,突然地。這個半成品就脫離了我的掌控。我面前的門關閉了,把手的位置貼著一張封條,也將我的期待徹底封死。

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無法掌控,註定只是隨著大勢而動的小角色。這樣的感覺填滿了心中的空缺。這是一個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劇本,無論誰來當導演都擺脫不了悲哀的宿命。我卻一直希望靠著行動來扭轉乾坤。

我為這個Team最後做的事情,倒是終於做了一次專業對口的工作。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用到了,這該死的專業。

然後我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做著之前做的事情。可是我卻發現已經疏離了這個位置:我的雙手停留在鍵盤上微微顫抖,心跳得很快,呼吸也急促起來了——但是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我的這雙手……到底還能做什麼呢?
與失去夢想相比,失去自信,才是更可悲的事情。

兜了一大轉,卻又回到了原點。我並沒有變得比以前更強,反而是大大不如了。我的眼前沒有道路,我躺在床上睜眼到天亮。

我離開了這裡繼續尋找新的道路,心中缺乏方向。我倒是希望一切能變得更好,如同這首歌寫的這樣:

我們誰都不是孤獨的一個人,
與生俱來地,一直在被人所關愛 。
在希望中一步一步,走向輝煌的未來。
我要永遠地這樣歌唱,為了一個心中的你。

來年的話,能重拾信心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