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時候,椰蜀黍說給我準備了好玩的東西。

從他的書包裡掏出來的是一疊紙板,一套套地包裝在紅色的殼子裡。那是一套紙模。

椰蜀黍把紙板鋪在我面前:“挑一套?”
“這包子鋪留給包子好了,酒館和茶館中間選一個好了。”我拿起那套茶館模型,“說起來為什麼要買這種東西。”
“這套是同事在看的,我看到了就順手讓買了一套。我要辭職了,在頭幾天找點事做。”
“這套模型也挺精緻的,看起來。”
“我就是看起來覺得精緻,又不貴才買的。過陣子再買那套日式和風的。”

椰蜀黍開始宅遊戲,我就在旁邊開始拼模型。
對於製作過許多MG模型的我來說,紙模這種東西簡直信手拈來。不多時,模型就已經拼好了。

“說起來,這東西你要怎麼拿到重慶去。”
“不拿去了,以後難得拿回來。放你這裡挺好的,反正你也是搞建築的。”
“我可不是什麼搞建築的。”
“好吧好吧,建築相關行業可以了吧。”

我把做好的模型放進書櫥裡:“把日式模型買回來吧,下次回來的時候再做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