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補大片——普羅米修士

作為一部高人氣電影的前傳篇,普羅米修士的確是有資本讓人掏錢去看的。
只是我實在沒有辦法忍受這樣一部擁有講得很爛的故事,從頭埋到尾都不抖的包袱以及需要靠大量腦補才能理解的情節的電影出現在電影院裡。

故事一開始,萌萌的工程師悲傷地目送馬桶圈離去,然後舉起一杯複方湯劑喝了下去,然後他變成了異形……咳,其實是喝下了一種黑色不明泥漿,然後被分解成了一堆雙螺旋溶解到山川大河裡了。然後過了千百年後,女主和男二在蘇格蘭一座山上考古發現了一個圖案,於是激動地牽著手,故事就開始了。

私以為在萌萌工程師落水的時候,可以稍微加一句旁白,就是:因為這個外星工程師,地球上出現了人類blablabla。這裡其實並沒有必要埋什麼包袱,因為整個故事裡,主角們基本是確定了人類是由工程師而來的,矛盾點只是工程師為何製造人類而又為何消滅人類。這一幕雖然不難腦補出這工程師提供了基因,但是一來那個雙螺旋太過醜陋而隱晦並且很多觀影者其實並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二來這裡真的沒有必要裝這個深沉。導演你知道我周圍的觀眾有多少miss了這個雙螺旋嗎?

阅读剩余部分 -

妥協的陳凱歌

在《搜索》和《四大名捕》之間,我選擇了《四大名捕》。當我被面癱天仙雷得口吐白沫被神劇情驚得屁滾尿流逃竄回家的兩周之後,我在我電腦上看了《搜索》。

寧願去被《四大名捕》雷,也不看《搜索》,是因為我實在是不怎麼信任陳凱歌了。《無極》之後,無論是《梅蘭芳》也好,《趙氏孤兒》也好。陳凱歌交出的作品總是能讓人不斷感歎這位90年代威武霸氣的導演老得竟這樣快。而看完了《搜索》之後,更是堅定了我的想法。

沒錯,這次《搜索》的故事終於講得比較清楚明白了,脫下了裝逼外衣的導演終於開始認真構思故事,但是似乎有些晚了,因為整個故事顯得那樣的不高明。就主線來說,作為標題的搜索,作為賣點的網路暴力,除了在前30分鐘露臉得比較多,後面幾乎就是打醬油的,整個故事完全游離於這一背景之外。而雙線敘事,則割裂得太過徹底,導致故事一分為二:一邊是葉藍秋之旅,一邊是陳若兮和沈流舒不算高明的鬥智故事。兩條線各自展開,互不影響,卻在片尾被強行並在一起——看起來其實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的葉藍秋死了。然後整部片子在無限悲哀的調調中結束了。

看完電影后我的感覺是:陳凱歌啊,這電影,你不如選《Narcissus》來作為劇本。同樣是絕症患者的旅途,《Narcissus》帶給我的震撼遠超過這個莫名其妙的故事。對於死亡的恐懼、生的希望、以及死的勇氣。它的思考深度顯然高於《搜索》這個囧然開場、茫然發展、突然結束的故事的——當然這是在我讀了《網逝》之前的想法。

《網逝》,作者文雨,曾用名《請你原諒我》。也就是《搜索》的原著小說。看完了原著後,我內心忍不住咆哮了起來……
葉藍秋選擇自殺的真實意圖呢!沈流舒的腹黑奸詐呢!陳若兮自以為是佈局人,結果卻是局內人的無奈呢!明明是這樣帶有時代大潮感的故事,結果卻被陳凱歌生生講成了小清新自殺的故事,這讓人情何以堪!
但是仔細想想,無人區因為“故事裡沒一個好人”這樣的理由就給禁掉了。陳凱歌把這樣一個灰色的甚至有些黑的故事,處理得流於表面,也許真的是無奈之舉——陳凱歌畢竟不像爾冬升那樣有勇氣,在故事中盤斃了導演,大聲宣佈:“導演已死!”然後直接讓整個故事徹底亂套。在高壓的政策下,還是選擇了妥協。那個能把原本顯得有些小清新的《霸王別姬》拍得具有時代大潮感的陳凱歌,終於還是老去了……

畫皮II

靖公主和小唯合二為一後,《畫皮II》結束了,我想畫皮系列也應該結束了吧。

把一個原本結構完整的故事硬續一個續集的做法是商業電影中的常見套路,可是《畫皮》和《畫皮II》之間差距過大,除了主演陣容一致,其他完全就是兩部電影了好嗎。兩個故事除了一個小唯,哦還有一個莫名其妙的龐郎。其他人完全沒有任何聯繫了好嗎!編劇你既然讓趙大媽和坤哥繼續回來演,設計個小唯看到大媽和坤哥的相貌時神色一凜的情節可以麼?!小唯在這片裡面的路人程度太高了好嗎?!

《畫皮》的時候,整體風格還是能看出很強的中國風的。女子的雲髻和曲裾,以及室內佈局。雖然不能細細考究,但是一看就是中國的東西。可是到了《畫皮II》裡面,十二單也出來了,日式具足也出來了,室內佈置各種和風。把演員的配音換成日語整一個日本古裝劇,毫無瑕疵,絕無PS痕跡——沒辦法,這片子美術和音樂都換成日本的人了,就外在表現來說,只能是各種日化了。

外殼日化也就算了,可是為什麼故事內涵也這麼和風呢……公主和侍衛相戀了,公主是個抖S,侍衛是個抖M。無論抖S公主怎麼打罵折磨抖M侍衛,侍衛內心還是愛著公主。後來公主的相貌毀了,覺得世間無可留戀。侍衛戳瞎了眼睛,說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眼,我就是你的手杖。而且我腦中只有你美麗的樣貌,絕不會嫌棄你的——你以為我在說《畫皮II》的霍心和靖公主?我是在說《春琴抄》的佐助和春琴……

其實我看了天野喜孝的風格意念圖,也看了美術設計延伸而畫的設計圖。真的挺好……不過越是想像力爆棚的瑰麗畫面,越是難以在電影裡表現。《畫皮II》不過是再次證明了這一點罷了。值得一提的是配樂,這次的配樂從藤原育郎換成了石田勝範。兩人的風格完全不同,但是石田的那首《月下湖邊纏綿》還是挺動聽的,淒婉哀傷,無限符合換皮的靖公主啊。算是一個亮點吧。

Fate/Zero

Waring: 月廚出沒中

就這樣,他的旅程結束了。
太漫長了——算不上大奸大惡,僅以司空見慣的平凡心願為目標的某人的漫長旅途,終於回到了原點,落下了帷幕。
過失滿路。
沒有得到救贖的他夙願得償時,已經是十年之後的事情了——

——奈須きのこ

追了25集的Fate/Zero終於結束了。
雖然所有的劇情我早已經熟悉、雖然ufo的顏藝天分得到了充分的施展、雖然最後兩集略顯粗製濫造各種趕工,可是在一切結束的時候,聽到最後那句:“——我呀,想成為正義的化身哦。”的時候,依然忍不住歎息。
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英雄的化身。英雄是披在肩上的毯子、英雄是爬到高牆上再從牆上跳下來的勇氣、英雄是拿著玩具槍噠噠噠的童音、英雄是用無瑕的眼眸盯著親友大聲說出的理想……
然後漸漸的,把英雄按在了心裡。不再冒頭,不再出現。越按越深,最後讓他在身體最深處溺亡,然後迅速溶解消失,連自己好像也不記得心中曾經住著一位英雄。
這樣的過程我們管他叫做成長,這是通過親手扼殺自我而得到的新生。其代價之一便是眼白中顯著增加的血絲與渾濁。不復無瑕的眼睛,自然也無法再觀察到純淨的世界。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的真實……
當然這段和下面要說的沒有半毛錢關係。

回頭想想,Fate/Zero和Fate/Stay Night都是講的貫徹不切實際的理想的人的故事——以個人力量,想要實現“拯救全人類”這樣奇跡出現也未必能達成的目標,怎麼可能。所以兩代主角衛宮切嗣、衛宮士郎都沒能達成願望。
但是讓人新潮澎湃的,不正是那種為了理想的鬥志嗎!作為小說/動畫。Fate系舉了一個極端的名為英雄的“理想”的概念。
然而現實中,人類的每一次進步,不都是因為有著孜孜追求理想的人們在不斷奮鬥嗎?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不正是過去的人暢想的未來嗎?
哲學也好、科技也好、民運也好、改革也好……懷著理想而泅遊的人,半途力竭而亡的是大多數。他們過身後化作浮標指引著理想的方向,然後終於有人可以登上彼岸。於是人類就這樣向著未來前進了。
按死“英雄”,是為了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懷抱理想,是為了向著未來奔跑。如果丟失了理想的話,那和迷途的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所以,儘管Fate/Zero中,“沒有任何人,得到救贖”;“沒有任何人,逃過顏藝”。我還是覺得他是今年我看過的最好的動畫之一。

迎著時代的潮頭,我們看到了什麼呢……
生在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對世界總是有一種疏離感。
按照網路的段子,就是【90後、80後、70後、60後、50後的無奈感言】吧。總覺得小時候生活的世界,在學校那種隔離社會的環境外悄悄消失了,迎頭撞來一個陌生得沒有實感的新時代……
這種感覺,對於我這樣從小生活在國企工廠的人,尤其強烈。

那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小社會,有完整的社會系統。我依然記得用糧票買東西、吃著大食堂、住著紅磚樓、洗公共大澡堂、聽著軍號上學的往事……
隨著時間漸漸推移,這一切都淹沒在浪潮中了。糧票早已作廢,成為收藏品;大食堂的捲簾門已經生銹了;僅剩的幾棟紅磚樓,也在2008年的地震中化為危樓;公共澡堂變成了麻將室和飯館;上下班的信號已經改成了鋼琴曲……
路邊的磚牆上,還殘留著【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標語;倉庫裡泛黃的筆記本,扉頁上印著的【國家機密,禁止外泄】字跡依然清晰;老舊的紅磚建築的工廠,依然傳出的作業聲,回蕩在山谷中,回蕩在記憶中……

噹……噹……噹……噹……好像是古老的大鐘發出的聲音。

在夏至到來的時候,看了【虞美人盛開的山坡】。「如果說腐朽就當廢去,首先該打破的就是你們的頭顱!毀滅過去跟拋棄曾經的記憶有什麼區別,不就等於將人生存至去世的記憶全部抹殺掉嗎?一個勁的奔向新事物,對歷史棄而不顧的你們,會有所謂的未來嗎?」這樣的話,依舊縈繞在耳旁。而窗外的建築工地依然在作業,白亮刺眼的燈光沖天而起,直刺夜幕。好像是迎著時代的大潮奮勇前進的船上,永不熄滅的探照燈一樣。

但是我們的回憶,卻在燈光照不到的角落被淹沒了。潮水退去,或許還能留下星點遺跡吧……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