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考

所謂糕考,就是糟糕的考試——我是這麼解讀的。

今年的高考事情很多。

考前,一會是老師拼死保護准考證、一會是家長下毒火燒寫字條阻止一切噪音。
我家附近的店鋪門口一水貼著家長們的歇業倡議書——你說晚上也營業的冷啖杯有影響沒錯,請人家暫時歇業也沒太大問題,可是旁邊那一堆賣包子饅頭稀飯晚上7點就關門的小店也有噪音嗎……

考中,一邊是母親護送女兒被撞飛,女兒含淚進考場;然後是考室內時鐘坑爹N多人作文沒寫完;接著是看錯作文題目寫了《性與愛》——看來繁體字還是有好處的,《憂與愛》怎麼也不會被看錯了吧;後來有遲到2分鐘未能進考場;家長門口手拖自行車致摔倒;還有看錯時間提前敲鐘收卷子……

考後,還有各種親屬重病死亡,被隱瞞了N天的考生們痛哭流涕……

再過一陣子應該就會流行各種零分作文啊、招生烏龍啊、奇葩怪才啊之類的吧……每年的6月註定是高考唱主角。無法徹底迴避呢……

可是作為旁觀的人,我只能從中看到各種荒誕的影子並且覺得很糟糕——有人大概會說我孩子將來也是要高考的,但是起碼現在不會。高考還能不能撐20年不動搖也是個問題——退一萬步來說,就算20年不動搖,45歲的我和25歲的我思想看法肯定是不同的,這有什麽好奇怪的。或許未來我也會下毒毒死整個小區的動物、我也會成為中學門口拖倒自行車的一人,但是決不是現在的我。

說起來我高考各種泛善可陳——這是因為出身小縣城沒那麼多複雜因素。我高考的時候甚至坐的是我平時上學的教室裡,就像是進行了一場很普通的期末考試——除了徹底考完后有老爹親自來接然後去吃了一頓大餐。

但是我想,在高考幾乎快要淪為中考的現在,究竟還有沒有持續這麼高關注度的必要——也許有人會說沒了高考,一般人如何拼過富二代官二代?笑話,人家是考得了就考,考不了就出國的存在。你要有的選,當然也就不會在乎高考了。這就好像屌絲總是執著世界名牌,覺得穿上就變高富帥了;但是實際上高富帥都是找名家定做的。一樣的道理嘛……

第25次生日

真是難為情,因為各種原因,我自己生日的博文也延遲了這麼久。補發一下,改個日期……
今年是壬辰年,24歲的我顯得有些迷惘。
雖然好像也有著比較安穩的生活,我也如願以償回到本應該屬於我自己的圈子。好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前進。
——但是前方什麼都沒有。所以我才覺得空虛。
物質上的東西我並沒有特別的需求,精神上也找不到什麼特別的寄託。前不久我甚至想要把一座精神家園親手摧毀。這麼說看起來是挺中二的,但是這種不想活又不願死一樣的態度自內而生,好像要佔據我全身一般。
這種自毀一樣的情感,每當閑下來的時候就會侵襲我。迷惘而痛苦,好像永遠都得不到解脫一樣。
但是回過頭來才發現,只是我自己太懶而已。不想去填坑、不想去認認真真玩遊戲、不想去和陌生人打交道、不想鑽研技術、不想出去運動、不想寫博客……
是因為我自己懶,本可以填滿的人生才出現了空洞。而我站在空洞旁邊感歎:“好空虛啊!”
真是自作自受。
那麼……想了好久的減肥計畫、才買不就的psv、坑了太久的jx……都認真地撿起來吧。人生本來就很空虛,終究還是得自己動手把它填滿啊。

他們只是掉線了

汶川地震,死了多少wower?
一個沒死,他們只是掉線了!

四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比如一個新大學生求學完畢準備畢業、比如一個小公司逐漸發展上了規模、比如新生的嬰兒已經可以走路打醬油、比如被摧毀的城鎮得到重建、比如……
可是對於終結的生命來說,時間什麼都改變不了。它只能作用於消逝的生命曾經駐留的肉體,銷了紅顏,腐了肌膚。就連證明著他們曾經存在過的,他人的記憶,也會隨著時間慢慢淡化。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記。對於記憶這種東西,腦是靠不住的,不如化為文字記錄一下實在。

阅读剩余部分 -

夏天的南京大屠殺

近日,一則消息在微博上瘋轉。大意是說泥轟拒映《十三釵》,5月12日《貞子3D》上映大家拒看吧!本來是則非常普通的憤憤消息,日本向來是我國憤憤的G點,只是聽見riben這個發音都能得到高潮,早已見怪不怪。

況且,消息中所謂的《貞子3D》根本就沒有上映計畫憤憤們愛傻噴就傻噴去吧——當然它上不上映其實和這個事件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它上也好不上也好,沒有任何理由和正義去拒絕觀影,因為貞子並不是一部宣揚軍國主義的電影。

可是傳播的人加了這麼一句:

“而5月12日又是國難日。不管怎樣,這一天都是悲傷的日子,作為中國人,怎能忘記日本曾經對我國的殘害! ”

weibo

這條微博到底傳播到多寬廣?首先發這條微博的人擁有1W+評論,10W+轉發。其餘發佈這條微博的比如經典爆笑大本營、糗事千百度這類無聊垃圾微博也得到了近千左右的轉發。其餘零零總總也有人義憤填膺地高喊勿忘國恥,傳到後面乾脆5月12日已經變成南京大屠殺紀念日了。

逆天改命的憤憤啊,明明發生在寒冷冬日的南京大屠殺,生生被改成了初夏的事情。得憤憤如此,天佑中華啊!

5月12日作為中國民眾熟知的國難日,是因為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而南京大屠殺則發生在1937年12月13日——不然為啥老謀子的《十三釵》是去年12月上映的?

這個事情我覺得令我憤怒的點在於:不知道哪一天是南京大屠殺也就罷了、不清楚汶川地震是哪一天也就罷了、喜歡喊喊愛國口號也都罷了。當你需要為你的口號佐證的時候,能不能麻煩去百度一下,不要讓無辜者躺著中槍——何況他們都已是往生者!汶川地震近在眼前,天地變色仿佛昨天。區區4年前的傷痛都可以忘記的人,對著70多年前的事情,口口聲聲喊著不忘國恥,不忘傷害?可笑之極!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