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酒

喜新厭舊的吾人又換工作了。
其實之前做的這份工作不過是剛剛回來因為某些特別原因而找的臨時工作,我本身就沒打算做多久。說起來早應該有會離別的準備。
經歷去年的悲歡離合,心態終於得到成熟。即便如此,散夥飯還是必要的;離別酒還是要喝的。
一桌菜,170。如果出去吃的話卻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正在感歎的時候菜品已經洗切完畢,桌子中間擺了一個大火鍋。大家拎著啤酒干了第一杯。
電磁爐按到最低溫度,慢慢燉,慢慢燙,慢慢吃。酒也慢慢喝。不知不覺桌上已經堆積了一大堆空瓶。時間也越來越晚,不經意間已經過了十點了。
娜姐說我們去酒吧吧!於是打了幾輛車浩浩蕩蕩開往九眼橋挑了一家酒吧坐下。駐唱歌手正在唱《Fly me to the moon》,我也覺得好像要飛向雲霄。媛媛已經醉了躺在沙發上,桌上擺了伏特加和一種特質的調酒。我們點了滷肉和雞心,繼續喝酒聊天。
波波想要為我擋一杯酒,卻不知道我的杯子里放的是沒有兌過的酒,他杯具了。
我們都過得很開心,時間也在不經意的流逝。雖然同在一座城市,可是今天的離別,卻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了。

溫馨自是佳味

現代生活中人們已經很少自己做飯了。我算是比較喜歡下廚的人了,在平常工作了一天之後,往往也提不起精神買好菜回家細細剝洗剁切再精心烹調。所以它漸漸變成週末的業餘愛好。
所以街邊的小食店就成為日常果腹的去處。這種小店滿街都是,價錢往往也不會很貴。選擇面也挺寬廣,炒飯蓋澆麵條米線粉絲包子饅頭豆漿稀飯……以至於有時候會覺得種類繁多卻又各種雷同的食店讓人難以選擇……咳。
對於我來說,選擇一家食店的要求是什麼呢。排在第一的一定是口味,對於擁有豐富味覺的人類來說,慘不忍睹的味道和杯具不堪的口感真是謀殺做人的樂趣啊!第二呢一定是衛生了,如果某家食店的東西吃過必然會腹瀉,每天這麼折騰也是傷不起的。至於第三嘛,我覺得應該多一點溫馨感……

我在蘇州的時候,最喜歡去一家菜飯骨頭湯。他家的紅燒肉味道香甜,口感酥軟;豬爪湯滋味濃厚,其他的各種菜品也做得不壞。最重要的是他家的分量很足。紅燒肉的話,滿滿一大碗,再澆上很多的湯汁。湯可以隨便加,還會有燙斷生的雞毛菜和煮得軟爛的黃豆。鹹菜就放在桌上,自己隨意添。飯就放在廚房門口,需要自己盛。飯的話,也不會因為可以隨便添就做得很粗糙。上海青、雞毛菜和鹹肉丁,不會像方便麵一樣總給人一種一頭牛可以供工廠用一年的感覺。
老闆和老闆娘是很熱情的人,我第一次進店的時候,還在看牆上的菜單,她就已經熱情地介紹起自己的菜品和口味了。同一個地方其他的食店的人,就只會死坐在櫃檯後面等我點菜。後來我在這家菜飯店吃了好幾個月,大多數時候老闆和老闆娘都會向面生的客人做介紹。而去得多了,便是熟客了,自然也會有熱情的招呼。老闆娘喜歡和客人聊天,只要客人願意。我住的地方是蘇州的外來務工人員聚居區,人來人往,因為這種性質,所以人們對周圍的人都顯得有點漠不關心。可是在這家店裡面總是能感到溫馨和放鬆。當然,也許這只是一種經營策略。不過作為消費者的我來說,一個是冷冰冰的點餐、上桌、用餐、付錢的純交易;一邊是噓寒問暖,閒話聊天的家庭式大飯桌,我更願意選擇後者。我記得有一次突逢大雨,我到這家店,老闆娘看我頭被淋濕,轉身拿了一張毛巾給我。雖然毛巾看起來很……咳,但是得到的溫暖感覺並不會因為毛巾很臟而減少幾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喜歡去這家店吃飯的原因。

阅读剩余部分 -

我們身邊的惡魔

最近終於把『地下』這書看完了。
本來以為,所謂的紀實文學,是會把整個沙林毒氣事件,從前因,發生,事件處理以及善後這些方面來還原一個完整的事件。然而當我闔上這本包含大量採訪筆記的書本,前因,發生,事件處理什麼的已被村上春樹輕輕掠過,我才發現從其中看到了當時的日本社會環境。
我有把這書推薦給死概看。才有看過『太平輪1949』的死概,表示不敢去看這樣記錄人類慘劇的紀實文學。我說這個寫的其實不是沙林事件,而是通過記錄來告訴我們沙林毒氣事件下的日本社會環境。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奧姆真理教、法輪功、大衛教這類的邪教組織,會得到那麼多人的瘋狂崇拜呢?其實想想,邪教就好像傳銷,畫一個看起來很美的餅,然後告訴大家,這個餅看上去是畫出來的,但是它是有可能實現的。更有甚者,會說自己就是神筆馬良,畫什麼都可以成真。於是本著追求“真善美”的心,卻不知踏上了通往地獄的道路,最終墮為惡魔。

『地下』中採訪的許多人中,一些人非常明確,非常激動地表達了對製造毒氣事件的憎恨,以及對社會隔離的憤怒。而另一些人,除了好像祥林嫂一樣淡淡地複述自己或者家人的悲慘遭遇,然後淡淡地談起事件過去後對自己帶來的影響,文字中也看不出多少情緒大幅波動的痕跡。這不是冷漠,這不是無情。天知道那樣看似平淡的話語,是如何字字泣血地通過聲帶發出來的。不過他們沒有辦法,在整個社會中,單獨的一個人不過都只是大江中隨波而去的浮萍,無憑無依,只能靠著緊緊抓在一起,才能生存繁衍下去。
所以日本的自殺率很高,和社會不是沒有關係的。明明是無辜的受害者,明明最需要人們的溫暖和安慰。而他們卻站在彼端,冷冷看著此端的自己。他們其實並不疏遠,看起來很近,彷彿伸手就能觸及。然而他們之間始終有一道冰冷的牆壁。因為渴望彼端的溫暖而伸手,卻得到牆壁冰冷的觸感,這份觸感從手指開始傳遍全身,最終心也冷了。
歧視又怎樣、冷暴力又怎樣。祥林嫂受到歧視,也不過只是不再絮絮叨叨她的“我真傻,真的”,然後漸漸陷入瘋狂;沙林毒氣事件的無辜受害者,除了淡淡的回憶,繼續假裝平靜地生活,別無他法。
脫離了社會的人,就好像被水沖散的浮萍。消失在遠方,或者落入魚的口腹。在冰冷的社會中,我們每個人都像惡魔,我們無意識地在掐死善行、撲滅希望、踐踏良知、摧毀情感。願意留便留,若是不願,便去死一死也無妨。
難怪邪教總有人會願意相信,人們擁有一顆純潔無暇的心,但是它終究會浸泡在社會的污泥中染上污穢。因此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尋求救贖,因此才會被邪教的畫餅吸引。那樣的許諾是在太過美好,光芒萬丈的救贖之路晃得人們盲目起來,於是便跟了上去……最終墮為惡魔。

阅读剩余部分 -

三年老酒

我是天然呆。
兩週年紀念的篇末,我還期待過能一直把這個週年紀念文寫下去的。結果……我忘記了!現在補一篇吧otz……
今天的文章題目,來源於《新劍俠情緣》的道具:三年老酒。對應的升級版是十年陳釀和百年佳釀。百年佳釀的話,我這輩子是無望了。十年陳釀倒是可以期許一下。
其實上一篇週年紀念和本篇週年紀念,對於我來說都是特別具有意義的事情。第一年的時候,我還在學校上學,對於未來依舊毫無概念。並不是說沒有期待,而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思考未來實在費神。我寧願去回憶從前的時光,耽於意識之中。那時候經常能夠躺上一整天,枕邊的書陪我過日子。
第二年,學生時代即將終結。真正意義上,我觸碰到了社會人的邊緣,並且被焦慮侵占。之前被刻意忽略的,對未來的思考和規劃的問題,突然之間擺在面前。當然,我在對的時間遇見了對的人,得到了我期待的工作。這一點令我高興——這份心情從未淡過。我稍微有些憂傷地告別學生時代,帶著對未來的期待迎來了第三年。
在這第三年中,對於我來說,是理想與現實、熱血與冷靜、理論與實踐、輕率與慎重的多次碰撞。留下的是過去一味逃避的我、帶著幻想的我,與真實碰撞後的傷痕。我衝動偏執又膽小懦弱,因此時常縮在角落兀自顫抖後悔自身言行,所以才會迷惘、會失落。最終我回來了,面對家鄉,突然產生了剛上大學的時候,站在蘇州城中體會到的那種孤離感。我回來了,可是我也不再是我了。今天寫下這樣的總結,希望在未來看到的時候,會另有想法吧。

三年的時間,其實並不算太長。不過在博客圈中,三年也不算短。在我的視野裡,博客們走了一批又來一批,好似大浪淘沙。最終留下印象的,不過區區數十。博客本來就是個小眾群體,這份群體還受到更優化的web體驗的衝擊。但是,就像我常常說的那樣。博客對於我來說重要的一點是讓我有個“憶往昔”的地方,以當下的狀態,回顧過去的我的想法。有人說這樣還不如寫日記,還不用公開。不過,我之所以寫博客,是因為它重要的另一點就是:這份心情,如果能和別人分享,並且有人能夠認同,那樣真是太好了。
話雖如此,看看今年的歸檔,還是會產生:“啊,不過如此。”的想法,這就是所謂的三年之癢嗎?

痛的話,說出來就好了。

博客被黑記

我的博客被黑了!
天真爛漫如我,從來沒有想過我這樣一個與世無爭的小博客會被黑客盯上。當我盯著頁尾那一長串足有兩三百行的隱藏鏈接的時候,我有些失神——難怪最近google對我的收錄顯得那麼不正常。靠,隱藏那麼多鏈接,不被砍收錄才怪了吧OTZ。
說實在的,被掛黑鏈真的好難發現。我發現這個事情的契機,是我看了別人的博客的一條提示,不要多次加載jquery,我才看了下源碼……這一看就把我驚到了!(點擊圖片可看大圖)

黑鏈們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泥馬我的插件又犯賤了,全部禁用之。結果,黑鏈全部消失,似乎沒問題了?於是我把目光鎖定在自己的插件列表當中。我的插件就啟用了11個,排除掉官方插件,排除掉幾個代碼絕對純潔的插件。我的目光鎖定在了xml sitemap、cumulus和無覓插件之間。然後我……我發現無論啟用哪個都會出現黑鏈OTZ。最後我……發現就算把插件全禁用了還是會有黑鏈!我還以為是緩存的問題,沒想到清過緩存後黑鏈依舊。我換瀏覽器來訪問,甚至請動了IE,黑鏈故我。
於是……難道是我的主題杯具了?我立刻找到footer.php,沒想到人家清純乾淨得一塵不染,唯一的修改還是我親自添上去的google統計代碼。我把footer.php的代碼翻來覆去看了三遍,終於確認了它的清白。
然後,會不會是functions.php?我又打開編輯器……functions的代碼比起footer,多了好多……可是我檢查了一下,依然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無奈夜已深,我向客服提交了工單,就睡了……我已經忘記了我把插件全禁光了沒開!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