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午凌霄

去年剛搬到這裡來的時候,就看見樓下門崗處有凌霄。當時還拍過照片,日々の食卓

今天出門的時候,發現凌霄又開了。

凌霄

就我來說,是很喜歡凌霄的。壯志淩雲,氣衝霄漢,多麼氣概的名字,讓人忍不住聯想到在雲間高歌的雲雀,或者是傳說中騰雲駕霧的仙人。他們自由騰飛在雲端之上,令得困於地面的我們產生過多少遐思呢。

上小學的時候,看了許多作文書。我記得有一個叫凌晨的人寫的一篇範文,說他名字的來由。他媽媽原先給未出世的孩子起名叫凌霄,男孩子的話則是像字面意思一樣氣概不凡;女孩子的話,則像凌霄花一樣美麗。可是後來這位媽媽看見了真的凌霄。屬於藤本植物的凌霄攀援著一棵樹的樣子深深刺傷了這位媽媽的心。她不希望孩子像是凌霄一樣攀著別人,於是便棄了這個名字,一直到他出生,恰逢凌晨,於是這便成了他的名字。

這位媽媽就這樣和一個美好的名字失之交臂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誠然,如字面意思一樣,凌霄這個名字真的是讓人油然而生一股氣概,正是這種氣概,令得萬戶把火箭綁在椅子上,不惜粉身碎骨也要試試凌霄的感覺。而我認為,這樣一棵孱弱的藤本植物,努力攀援著所附的大樹,堅強地向著天空前行,把美麗的花朵綻放在雲端。這樣的氣勢,何嘗不能當起“凌霄”這樣的名字。

戲劇的是,我卻做不到這樣堅強。今天我剛做了一個可以說是退縮性的決定。這才下樓,就看見凜然開放的凌霄,花朵像是表達對我的輕蔑一樣昂起花冠。蔑視就蔑視吧,我喜歡凌霄,說不定是因為我做不到,所以才羡慕?只是,來年的話,註定是看不到這門崗的凌霄了。

櫻桃

提著袋子走出小店,便迫不及待地摘出一粒朱丹塞進口中。微酸的、實際淡而無味的汁液在唇齒間擴散,我卻沒法立即判斷這櫻桃的好壞。

距離上一次吃櫻桃,已經有5年之久了。這期間吃過不少人造櫻桃,因此對真櫻桃的味道,竟然有些混淆了。但是判斷出來今天買的櫻桃不好吃的時候,心中多少是有些失落的:接近一塊錢4粒的昂貴櫻桃,如此貴的水果媽媽決計是不會吃的,但是會因為我喜歡吃而去買——可是外表鮮紅璀璨,卻淡而無味的櫻桃,只會讓我覺得這錢砸得真不值得。5年沒有吃櫻桃,正是覺得這櫻桃太貴;終於捨得扔這錢了,卻發現物遜所值。這樣的話,倒還不如買幾杯和路雪更划算了。

回憶起來,每當櫻桃成熟的時候,街上都可以看到盛滿櫻桃的籃子。這時候家裡肯定會買上一大堆,接連幾天都會大啖鮮櫻桃,鮮甜多汁。還有櫻桃醬,外婆用牙籤將櫻桃核挑掉,加砂糖醃漬好,盛入廣口瓶子放入冰箱。她說知道我喜歡吃,所以做得比較多。留到天氣熱的時候,舀一些出來兌上水,下午拿到學校去喝,大多數同學都有這樣一瓶櫻桃果汁。可是呢,美味的櫻桃醬帶來了甜美的誘惑,於是我悄悄舀了一勺偷偷吃掉。今天一小勺、明天一小勺,還沒到天氣真正熱起來的時候,櫻桃醬已經被我偷吃光了。那時候櫻桃早已下市,無法補做。這樣只能蹭同學的櫻桃果汁了。

口中泛起了往昔的味道,我迫不及待想要讓現實和回憶得以重疊;可是吃著比回憶中的櫻桃更鮮紅的櫻桃,卻連酸的感覺都那樣稀疏。我把這一點昂貴的櫻桃丟進冰箱,也不知道多放個幾天會不會稍微甜一點。

You're the inspiration

5月14日、5月21日。我一口氣過了兩個生日,和兩堆不同意義的朋友聚在一起,期間還有許多不能會面的朋友送來的祝福。謝謝你們,you're the inspiration。我愛你們。

鹹肉菜飯


五一假期去採購的時候,抽獎中了一塊鹹肉。於是今天拿來做了一鍋鹹肉菜飯。

在外面的食店吃到的鹹肉菜飯,大抵可以稱得上鹹肉炒飯。切碎的青菜和煮好的鹹肉丁,加些油一炒。碧綠的菜碎,白色的飯粒,混著一些咸鮮的肉丁。好看是滿好看,爽口是挺爽口,可是就是太油了。
蘇州的同學教過我傳統的家常鹹肉菜飯的做法,我就拿來試了試。

材料是鹹肉,上海青,米。無需其他材料。具體的量嘛……我用的3棵上海青,4杯米,1指長鹹肉。

首先把米用水泡一下,鹹肉切成食指甲蓋大小的肉丁,上海青切碎。

接著把米,鹹肉丁,碎青菜攪勻,填上水。恰好沒過材料就差不多了,比煮白飯的水少一些。

最後開電飯鍋煮,跳成保溫模式后再繼續燜個20分鐘左右就可以吃了。

這樣做出來的飯,青菜的葉綠素全部被破壞掉了,所以看起來顏色不怎麼好看。咝咝說這個不是鹹肉菜飯吧,是鹹菜肉飯吧!但是青菜的香味和鹹肉的鹹味都被米飯吸去,清香中帶一點點咸鮮,真的很好吃。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座廟

觀音山

在經歷了兩個小時的連續暈車后我終於看完了「觀音山」,我不得不拜服在導演神一般的運鏡之下,就連普通的行走鏡頭都必須晃得讓人實在是感覺好像導演上輩子一定是暈車暈船到死這輩子化身導演搖晃鏡頭來報復世人的一般。

想看「觀音山」,自然是因為宣傳廣告中看見「韓寒」的名字,因此便去了。看過「觀音山」,我積累了一大堆的吐槽,可是最終還是將電影看完。這電影的確有可看的地方,雖然文藝雖然小清新,但是不小資不矯情,起碼看著不是特別矯情。比起時下拍都市青春劇必小資矯情的怪圈好多了。

這電影是以09年為背景拍的。的確,09年的「時代氣息」很濃。開場沒多久,男主丁波在立交橋下搞黑摩托,旁邊的同行聊天:「對,是江蘇的,買了一大桶汽油。」我勒個去這不就是09年的九路公交起火事件嘛,導致後來流行這麼一句話「成都是一座來了就走不脫的城市,不是在地震中升天,就是在公交中火化」。到電影中段,電燈泡肥皂在酒吧中鬧:「邁克爾傑克遜都死了,還買什麽單!」

這兩個事件都是09年夏天發生的事件,把我直接帶回了那個夏天,咳……不過電影中應該是故意的,幾乎完全沒有出現方言,印象中除了某賣冥紙的路人甲,應該是實在普通話不標準,冒的是川普。其他人一口一個地道普通話,還略帶京片子,無比出戲啊……

至於范爺,必須承認她更新了我以往對她的花瓶印象。演得很……用力,起碼我是這麼覺得的。作為一部鮮少採取戲劇衝突,力求平淡真實的電影中,范爺的南風搶走了幾乎所有的衝突戲:瓶子拍頭、強吻美女、灌酒激老爹……好吧,就沖著「南風」這種和某小清新文藝少女雜誌一致的名字,我們有理由相信范爺這一來是火爆地告訴我們「電影雖然很平淡但是不要睡著哦!」以及「姐這也是一種文藝小清新吧!」

我必須要說,南風在片中的表現,似乎很個性,但是實在是……太出戲了,虧得范爺演的那麼用心用力。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