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啟程

如你所見,我又開始工作了。

前一周因為住處問題沒能解決,在顛沛流離中度過。昨天終於有了個歇息處。今晨依舊七點出門踩點,意外發現距離工作地點非常近……從出門到辦公室只用了區區15分鐘。也就是說期待已久的晚起一小時的夢想可以實現了……

成都果然是個略微顯得慵懶的城市,這似乎和太陽晚一小時有關。去年我寫了一篇博文城市沙漠,提到在蘇州夏日早晨七點,已經是炎炎烈日蒸人欲熟的狀態。可是在成都,早晨七點不過是新的一天剛剛開始。太陽也不強烈,空氣還很清涼。回想起去年出門到車站衣服濕一次,公交下車到公司衣服濕一次的經歷,不得不說對於我這樣的死胖子成都才是最宜居的城市啊,飲茶……

前幾天回家的時候,在車上聽見一男一女在閒聊。女的表示成都的生活節奏太快了,完全無法適應啊。男的表示附和。我坐在後面覺得有那麼些囧……如果說成都的節奏也能稱作快,那麼某些城市的人,已經可以被稱作超人了吧……

其實吧這依舊是個心態問題,當你覺得你不行的時候,那就真不行了。我記得去年剛剛搬出學校,在歐尚買家居用品。買了很多東西,突然我接到電話要去公司。我就把BYQ一個人丟下了,說你幫我把東西搬回去吧。他盯著一地箱子袋子發楞,沒想到最後還是給扛回去了。事後他給我說:「你看我多淒慘,左手夾著鍋,拎著兩個袋子。右手夾著電飯煲,拎著一個袋子,指縫還夾著幾個東西。腦袋邊還扛著一個大箱子。」好吧,真的是想想都覺得很BH的造型……有這麼一句話,哪本書中的已經不記得了,說:「爲了少跑一趟,人們可以拿下無限多的東西。」

所以嘛,覺得成都節奏快,實在是因為生活還沒有把你逼到不得不奮鬥的程度;或者說面對壓力,選擇了逃避。然而事實上成都的生活壓力真的有那麼大么?我其實不太清楚。再啟程在成都,就讓我來體驗一次吧!

門外

父親尋子12年,最後得到的是這樣一句話:“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延伸閱讀:生父養父展開奪子戰:親生骨肉如何走向反目?

必須承認的是,因為我自己是金堂人,所以才會留意這樣一個新聞。看完這條新聞后,我腦中反復迴響的只有一句話:“中二戰翻世界。”
一個人的一生,究竟要傷害多少人,才能真正成長?這一步無法跳過,沒有幫助。任何人的勸說引導都是無價值的,只能全憑自己走過去。所以套用這句模板:愛上中二只要一瞬間,享受中二只有一段時間,忘記中二卻要一生。
很可能只是內心一股躁動,再搭配了電影小說什麽的一些小情結,便義無反顧地成為中二;這段時間所謂的快意人生揮灑青春,畢竟只能有數年時間;人總會成長,今後回想起當年一時衝動對親友做出的傷害,恐怕得到的情感只有「後悔」。但是那可能也是此生唯一可以輕易得到原諒,得到救贖的罪。

他不是不負責任的父親、他沒有打罵逼走你們母子、他沒有和你母親離婚、他沒有做對不住你的事情。你和你媽媽被拐走12年,他悉心盡力地尋找你們。哪怕找到了你,他也沒有要求你和他恢復關係,只是想讓你回鄉看看親人看看家鄉。而你卻說:“你要真的愛我就別來打擾我?”
這得是要看了多少言情小說電視,才能丟出來的終極中二話語?

春節的時候天氣依舊寒冷,家家歡聚團圓。父親他站在門外,一聲輕歎,走上南下的路途。

末尾表示,我在CCAV上看到的這個節目。主持人在篇末表示,這孩子不回去,說明他仁義,不能對不起養父。可我并不這麼認為。如此傷人的話語,即便是螢幕外,我也感到了內心的疼。更何況當面站著的父親?只是如我前文所說,即便是如此傷人,這樣的罪,依舊可以得到原諒。

這就是愛。

忘記的東西

對於我這樣的國內吉卜力控來說,每次看到他家的動畫,往往距離公映已經過去一年了。這不,前幾天才看了《借東西的小人》
這次是吉卜力的又一次嘗試挺新人的作品。宮崎駿老爺子畢竟年事已高,早在《千與千尋》的時候就已經生了退意,後來做了《霍爾的移動城堡》。再後來因為宮崎吾朗的《地海傳說》險些砸掉招牌,最後只得再次拖著老弱的身體做了《懸崖上的波妞》。

吉卜力總不能總靠著宮崎駿活下去,所以這次的導演換了米林宏昌。而宮崎駿的鐵杆組合久石讓,這次也並未出場,而是用了一個陌生的名字:Cécile Corbel。本以為缺失了宮崎駿久石讓的鐵杆組合,《借東西的小人》可能會風格走樣,不過僅僅是一個開場,悠揚的歌聲便首先打消了音樂的疑慮;接著短短數分鐘的時間,去掉了對畫面的疑慮;再過半個小時,則完全拋棄疑慮了——和《地海傳說》不同,《借東西的小人》的確是吉卜力特色的作品。
吉卜力就是吉卜力,無論何時,場景設計都是那樣趣味和考究。阿莉埃蒂的家,便是最佳體現——鋼筆尖掛在牆邊作花瓶、手錶掛在牆上作時鐘、郵票裱在相框里作壁畫、紐扣作為擺件、易拉環作為掛勺子的架子……
後面阿莉埃蒂第一次去借東西的時候,小電珠和紐扣電池作探照燈、雙面膠和釣鉤作為攀援工具、大頭針的刺劍,無不透露這吉卜力風格的細膩與生活感。以小人或者說微小世界為主題的動畫其實並不少,不過擁有這樣細膩到仿佛真實存在的描繪的,恐怕只有吉卜力一家了。

借東西的小人

阅读剩余部分 -

拿福能千人挑戰

拿福能千人挑戰,是一個已經進行了一個月的活動。活動方式就是博主掛拿福能廣告,然後發一篇介紹拿福能的文字,再提交審核,就行了。當集齊了1000個人后,每個參加的博主都可以得到50元的廣告費。其實就是50塊錢一篇幾乎無要求的軟文。

以下是卑劣的複製文

拿福能是一個致力於將博客社區化的廣告平臺,將全國甚至全球的博主從博客圈聚攏到現實的生活圈中,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更開闊更真實更有收穫的交流機會的平臺。

拿福能是一個具有親和力和生命力的廣告平臺,拿福能經常會舉辦一些免費的觀影體驗活動、博客有獎徵文比賽、博主見面會、博客頒獎晚會等等有意思的活動,與此同時,你還將收到拿福能給你帶來的一筆筆廣告收入。

加入拿福能只需要簡簡單單三步就可以了:

  1. 註冊成為博主
  2. 在後臺博客管理中添加你的博客和url
  3. 添加廣告,複製廣告代碼粘貼到你的博客
以上是卑劣的複製文

說起來其實就是更加人性化的Adsense或者韓度聯盟啦。至於這篇文章,是不是頗有“稻粱謀”的感覺呢。在這方面我的確還是小菜啊……根本寫不出來。

斷指

從魔都回來的高鐵上,旁邊坐著一個人。

他右手持著一台白色的Desire,左手在屏幕上劃著。本來是尋常的一個人,絲毫不能引起我的注意,卻因為有個朋友想找我瞭解下Desire,我便多看了幾眼。

過了一會,他似乎是覺得有些累,便把手機換了左手持著。我就看見了他的手掌:中指只留下了看上去令人焦慮的指根,食指和無名指也各斷去一個指節,沒有指甲。殘留的肢體,與其說是手指,不如說更像是畸變的組織。整個手掌,竟然像是拈花的佛手一般。

我不由得感到一陣眩目。我有個很奇怪的行為,就是會忍不住去聯想傷者的痛。斷指也好、手被捲入絞肉機也好、腿被砍斷也好、胸口中刀也好、頭被子彈穿過也好;親眼目擊也好、電視看見也好、小說描述閱讀也好。想著想著,往往就會感到似乎自己也受了傷,傷口不斷的抽痛,然後便會產生眩暈感,嚴重時候就會產生暈血癥狀。

不過眩暈之中,往往竟會隨著產生難得的恍惚感。這種感覺讓我既討厭看見傷口,卻覺得偶爾看看也不錯。這樣想來我倒是挺BT——當然,我從來沒有產生過讓別人受傷這樣的S感,也沒有產生過讓自己受傷的M感。我還是挺安全的一個人,只會從既有的傷口中尋找快感罷了。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