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々さま

握住一塊石頭,代表自己的心情。這是從《入殮師》中學來的方法。

可是用如此內斂含蓄的方法表達自己的心情,是不是太過羞澀了呢,這樣的話,又有多少人能夠接收到呢?

“痛的話,說出來就好了。”這樣的豁達坦率,不適合一般人。那麼,用歌來表達怎麼樣呢?

不知道誰又能接收到我的心情呢?

順帶一提:這首歌其實挺可愛的,就是某段歌詞有些正中紅心罷了……

----------------

歌詞君:

阅读剩余部分 -

鹽慌子孫

昨天中午沒買到平常天天喝的酸奶,因為公司附近的超市已經被擠爆了,完全進不去。似乎是因為超市的鹽已經被搶空,而超市的物流送來了一大車鹽,於是大家都爭相搶購。
昨天晚上回家的時候,在家附近的超市買料酒,看見旁邊架子上一片狼藉。破損的袋子,灑了滿地的白色粉末。想要冒充鹽的味精被精明的人們挑出來扔在一邊。整一個淒涼相。

無論是磚家還是專家,他們的聲音已然被淹沒,誰也無法阻止他們了。於是沿海的魔都、寧波、杭州搶瘋了;內一點的蘇州、南京、鄭州搶瘋了;甚至是成都、西寧、昆明這種地方也搶瘋了。全國興起了一陣搶鹽瘋。
姑且不說鹽對於所謂的防輻射,根本一點用途都沒有——是的,碘鹽裏面有碘,可是那個含量有多少?人家防輻射是吃碘片的,而我看一片碘片估計夠一家鹽廠用一年的。
這一點都想不透,盲目從眾瘋搶。別人還沉浸在悲痛之中呢,我們就忙不迭演了一出滑稽劇,費盡心思地要逗別人笑出來。
況且,就算真的核洩漏了,或者乾脆想危機一點,福島核電站爆炸了。那麼真正有威脅的,不過是中國沿海一帶。內地的你搶毛啊,囤著賣高價么?
是啊,我們已經習慣了囤積居奇了。囤房子囤黃金囤醋囤口罩,這次是囤鹽。每次危機都有人接著危機發財。是的,誰人不想有錢。可是如果錢可以踐踏一切的時候、錢淩駕于人的其他所有追求上的時候,或者說,當人窮得只剩下錢的時候,這才是杯具所在吧。
地震了可以重建、海嘯了可以重建、火災了可以重建、瘟疫了可以再繁衍、甚至是“後天”來了,依然可以得到新生。可是人心鉆錢眼里了,沒得救。

阅读剩余部分 -

遊戲發展國

拿到G6之後,首先就是折騰系統。我不知道爲什麽所謂的“精簡版”系統總是會帶上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就像是國內的“精簡版”windows總有許多不明軟體。挑來揀去我還是選擇了cm6.1裝上。之所以沒有用cm7 rc2,可能是因為機器太新,捨不得太折騰吧-w-。

身為dsd+dsl雙機黨,其實我對G6的遊戲是毫無興趣的,而且就我的看法,android上的遊戲有趣的不多。所以除了憤怒的小鳥之外,沒有試過其他的遊戲。不過前幾天,意外搞來了個遊戲發展國來玩,我竟然意外地沉迷了……

這款遊戲,適合一個對TV GAME界有相當瞭解的玩家。從一開始的super family computer、game boy,到後面的play station2、x-box。還有許多讓人懷念的機體:N64、土星、visual boy、game cube、play station、wonder swan、game gear、dream cast、play station protable……適合各種遊戲宅,XD。

遊戲中模擬經營一家遊戲公司,開發一款遊戲,有趣味、獨創、畫面、音樂。開發完成后會被Fami通評分,每當看到這裡我就想起以前每個月一次等遊戲雜誌的時光。然後是銷售,參加遊戲展,年末評獎……評獎的時候還會出現各種經典遊戲出來客串。各種懷舊啊XD。

遊戲其實完全不複雜,畫面風格也很GBA。無非就是那麼幾個選項,開發遊戲、培養員工、廣告宣傳、統計資料。但是它就是有一種魔力,讓我捧著爪機玩得停不下來,讓我把山口山啊DAO啊紛爭2啊什麽的扔在一邊。我想,這就是所謂的“遊戲性”吧,讓人玩著就放不開手的吸引力。

後來我瞭解電腦商其實很早就有這個遊戲,暗黑破壞熊去年還漢化過……我下了試試……發現好複雜……瞬間就是失去了玩的動力……看來系統太複雜也會影響“遊戲性”呢……

早班車

我上班的公交是一條很冷僻的線路。至少去年一直以來是這麼回事。空蕩蕩的車廂,隨便坐的座位,到站后不慌不忙下車的悠然。
被擁擠的人,不用扶手也能站穩的車廂,提前數站就得擠向車門的窘迫替代。

這群人身上都有一個類似的特徵,就是都拿著一個塑料文件夾,裏面會有幾個紅色的本本和一沓白色的A4紙。這趟車有個站點叫“人力資源市場”。

春天來了,又是用工的熱季。雖然據說鬧起了工荒,雖說蘇州的工廠有蘋果門,但是在我的世界中,一切依舊沒有太大的變化。
路上的候車眾,熟面孔依然有,雖然少了那麼幾個,卻多了更多的生面孔。附近廣場的地下超市外面的露天電視永遠環繞著一群人,或站或蹲的圍觀。
早上的路上依然要躲避各種廠車大巴,下班公交里的HR們依然眉飛色舞的聊怎麼利用臨時工。擁擠的早班車還對我上班的路造成了影響——因為沒能擠下車,多乘了一站。
不由得感慨良多,想起了逢年過節回家時難以買到的車票;想起自己一個人在外作息的生活;想起了多年不見未能回家的親戚;想起了看過的各種新聞圖片。不過真到寫的時候,千言萬語都只化作六個點。
……
擠下早班車,看見公司樓下開了一樹梅花。車繼續前進,開往春天裡。如果我悄然離去,會有人把我埋在春天裡么?

李白詩雲: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可是我家在錦城,又該如何是好呢?

借古諷今

N年前菊花酵母出了一本書叫《夢裡花落知多少》,酵母粉們叫著:“哎呀小四好棒小四好贊我們看好你哦。”接著一個叫莊羽的出來了,說《夢》和我的書《圈裡圈外》雷同的太多了,我要求酵母停止出版《夢》然後向我道歉。然後酵母粉們開始喊:“莊羽你誰呀,要不是我們家小四誰知道你是誰誰知道什麽是《圈裡圈外》呀,你就是想錢吧你就是看不得別人出名吧。我們還就認准了小四了。”

前段時間,旭日陽剛翻唱了一首歌叫《春天裡》,粉絲們叫著:“哎呀好棒哎呀好贊我們看好你哦。”接著一個叫汪峰的出來了,說《春天裡》是我的歌,旭日陽剛你們不能用來參加商業演出,我要求你們不准再唱。然後旭日陽剛的粉絲們開始喊:“汪峰你誰呀,要不是我們的旭日陽剛誰知道你是誰誰知道什麽是《春天裡》呀,你就是想錢吧你就是看不得別人出名吧。我們還就認准了旭日陽剛了。”

純敘述,我要評論的只有一句:“只要用‘心’,人人都是酵母粉。”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