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明天一杯酒

出於單純不想打破月網誌數量的下限,我寫了這篇日誌。

回家后總是容易變得慵懶,這倒不是因為家裡溫馨啊或者是成都太冷啊等等理由。單純只是因為無所事事,同學們大都還在上班,偶爾有些5年專業的卻也要實習。這好幾天做的就都是陪著媽媽到處跑的生活,所以連博文都沒得寫了。

回到家後各種宴席,老爹表示不希望我過多的喝酒,喝幾杯意思意思就行了。所以也沒有像往年一樣喝得太過分。尤其是白酒,經歷了十一風波後我突然覺得白酒味尤其難以下嚥起來了。不過酒還是照喝,飯還是照吃。生活作風還是要以年輕奔放外加含蓄內斂為主,XD。

我覺得人真是奇怪,明明之前我一直在表示廣播劇什麽的好麻煩好討厭好糾結不想做滾來滾去,但是最後還是錄了,雖然因為身體不舒服各種奇怪,好吧我本來就沒啥演技……但是最終成了之後還是非常期盼的。所謂的口嫌體正直,就是這種情況吧……偶爾傲嬌一下也沒啥吧……

除夕將至,本月博文再創新低。我還是想要給明天一杯酒。祝我自己健康順流,祝我家人幸福安詳,祝九玄灰燼重生。嗯,祝朋友們友情永在……

水禍

昨天蘇州下起了大雪,可是我卻沒有心思去欣賞,雖然其實這是我人生經歷的第一場“大雪”吧……

下午三點半的時候接到房東電話,說物業打電話給她,告訴她屋子里已經漫出水了。她要我趕快回去處理。我趕緊告假趕回去。我想,我出門的時候水龍頭什麽都是關閉的,難道是天冷爆管了嗎?

趕到住的地方,門口已經是一群物業的清潔工大娘穿著膠靴嚴正以待了。我看見門縫里不斷滲出水來,於是趕緊開了門。一跨進屋子,我立刻感覺到水浸過了我的腳脖子。大娘們開始清水,我走進浴室,聽見外面有水聲。打開玻璃門,眼前就是一條水瀑布。我趕緊對物業說:是樓上的水漏下來了。

水起碼有6-7釐米深,擺在地上的一些雜物飄在水中。物業們嘈雜地清理著,不多時搬來一台吸水機。人聲,機器轟鳴聲交雜在一起。我搬了椅子坐在水中看著……大概一直到了五六點,才把水清理了七七八八。看著一片狼藉的屋子,我只能無語凝噎了。

我住在十二樓那麼高,居然也能遭到水禍。外面下著大雪,屋內一片潮濕。我內心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後面的麻煩事情可遠遠沒有結束啊。

週末的食物

週末的時候總是比較閑的,所以做菜也會考慮做一些相對比較花心思的,當然太花心思的我覺得我還是沒有那個毅力去做。比如酸辣肥腸……我覺得我大概永遠沒有勇氣買一副豬大腸然後一點一點仔細地清洗……

冬菰山藥蓋飯

這個是冬菰山藥蓋飯。肉用料酒和胡椒醃過,把肉片冬菰山藥片過油,然後先把冬菰肉片和姜一起燜,接著加入山藥片和蔥,要保證山藥脆甜。然後蓋飯,沒了。

另外還有一份山藥雞肉盅。

山藥雞肉盅

這個是和死概請教學來的燉盅法做的。因為沒有太多經驗,所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做了一次。雞肉焯水去掉血沫,枸杞黨參薑溫水洗凈。然後碼入燉盅,隔水燉4個鐘頭。根據死概的鑒定結果是除了看起來油了點,其他還好。本身味道清香可口,吃完後口有餘香,果然很美。以後要多多嘗試-w-。

Goodbye, 2010

今年已經徹底軟泥了……繼承了光輝傳承的冬至篇竟然沒有寫。看看歸檔頁就可以知道今年比去年軟到什麽程度。不過這幾天真是冷啊,而且最近常常需要頂著寒風出去跑來跑去。每天回去又冷又累,連山口山都沒有精力去爬了呢……

聖誕節那天回了趟學校,因為在那邊的鄰里中心玩而已,順帶就回去看了看。逛學校超市的時候有種“今年的一切都只是在做夢,我其實只是從宿舍出門來買零食然後回去繼續宅宿舍”的感覺。其實我覺得現在這樣白天活著晚上睡覺的lawful生活,遠比在學校的時候吃了睡醒了玩累了吃的無限循環不知天昏地暗春花秋月的chaotic生活來得舒服,但是我為啥又要不斷回憶那種生活呢?是因為得到的永遠都不知道珍惜,而失去了又總是要去懷念的緣故么?

工作了一年來我最大的感受其實是:什麽興趣主導一切,全是瞎胡扯。沒有利益的驅動興趣總有淡化的一天。我現在工作需要的東西,讓我在短短幾個月就學到了過去幾年各種偷懶沒能學全的東西。縱觀各大網站,商業化的,或者說和錢能扯上關係的,總是興興向榮。非商業的,或者說無利益的,或許一時之間興趣盎然,但是激情一過就徹底歇菜。我想我已經漸漸疏離所謂的理想了……

沒事的時候都會胡思亂想,不同的是,從前會記下來,現在則是讓其自生自消。不過不寫博文的結果就是對這一年的印象沒有2009年那麼深刻了,畢竟記憶什麽的還是有限的啊。來年的計劃呢、目的呢、想法呢,這些我統統都沒有。走一步算一步,耗一年再說,所以2011對我來說註定是一個漫無目的的年份。這樣一個充滿各種不確定性和未知性的年份,我要不要詳細記錄呢?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久石讓的愛與樂

久石讓的愛與樂

去魔都的目的是爲了這個。11月小咝咝就很貼心地幫我訂好票了,再次感謝咝咝~~~順路腐摸一下蹲在牆角劃圈圈的死概。真是可憐的人,被“狼來了”的假久石讓所欺騙,因而錯過的“本物”,真是太可惜了。

書接上回,送走太后和神算子巧姑之後,我和咝咝馬不停蹄趕向魔都科技館。從虹橋到浦東……那個距離有多遠身在魔都的童鞋們應該知道。當我們趕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遠處的東方藝術中心燈火輝煌,四周充斥著黃牛們,然後,我們還沒吃飯……可是音樂會馬上就開始了,我們把心一橫決定不吃了,反正不是第一次餓了……看見了沒,百納胃是怎麼煉成的?掩面而去。

進了大廳,我們直奔買碟處。我很好奇不是說有大叔的簽名碟賣么為啥只有兩個阿姨坐在台前看人來人往這麼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咝咝問:“有CD嗎?”兩人一起點頭:“有”咝咝再問:“有簽名的么?”兩人一起搖頭:“沒有了。”我和咝咝訕訕離開,早就知道這麼晚才到肯定早就木有了。我對咝咝說:“那兩人的動作倒是非常同步。”咝咝淡定回答:“已經回答了無數遍了吧……”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