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锦官城

在朋友家举行的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凌晨1点了。
把醉得脚步飘摇的几个朋友送上出租车,也该我回家的时候了。
但是我却突然想散着步回家。
我一定是疯了,从西二环到东二环的距离,应该有十多公里。可是第二天反正也无事可做,那就姑且先走着,走不动了再叫车吧。

上半夜的时候,应该是下过一场雨。地面湿漉漉的,空气中充满凉爽的水气。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倒是汽车依然络绎不绝地往复穿梭。我小心地通过交通灯已熄灭的路口,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我在夜晚本就有些不辨位置,沿途还充满了施工围栏,更是连参照物都不易识别。好在大体方向还是知道的,作为大饼式城市的好处就在这里了,能找得着方向,就能安心。
上一次半夜独行的时候也不太久,大概是7月初。当时还在重庆,坐着半夜到站的动车到了北站。也是差不多到家十公里的距离,当时我就已经疯过一次了。
7月的重庆,正是热到顶天的时候。半夜12点,暑气犹未消散而去。大概很快就要下暴雨吧,空气厚重得像水,我像是在趟水前行。沿途是一列还未修完的住宅,前后不见人,也不见车,只剩昏黄路灯兀自伫立,静得只剩我的脚步声,以及远处传来的汽车行驶的声音。
衣衫透湿,我自脚步不停。对于眼前这条好像一直要延伸到天上去的街道,我才刚刚熟识,可能就要永别。夜间独行,却像是和城市秉烛夜谈,谈着谈着,也就到家了。








阅读剩余部分 -

钢笔坑记:Lamy Safari、英雄100和永生101

前言

虽然字丑如魔鬼,但是我一直以来还是挺喜欢钢笔的。
哪怕是在早已由中性笔主导一切的学生时代,我的文具里也定然会有一支钢笔。
到了大学的时候,买入了人生中第一支贵的钢笔:派克威雅,一直使用得也挺顺手的。

不过最近倒是莫名其妙突然跳进了钢笔坑里。从去年购入Lamy Safari开始,就停不下来了。最近买入的,是白金世纪3776,还在运送的路上。我想,入手白金之后,应该暂时都不会买笔了吧。



阅读剩余部分 -

几乎每周

手账坑里有一个挺知名的品牌,叫做“ほぼ日”(Hobonichi),中文的意思就是几乎每日。
从设计来说,差不多是一个钱包里装了一个A6的笔记本,可以用来记录日常生活。

这个开篇显得有点莫名其妙吧?
没错,我已经跳了手账坑了!(这么生硬地切入话题真的好吗?)

俗话说得好,安利他人者终为他人安利(这什么俗话……)。我为我所托管的一位博主所安利,不知不觉跳入了手账的大坑中。于今年4月25日正式购入旅行者笔记本,开始了迷之手账生活。

Midori TN



阅读剩余部分 -

第27次生日

Kindle Voyage
今年的生日,收到了碟片送来的礼物--Kindle Voyage
嗯,她4月的时候就给我了。

使用了这么长一阵子后,我还真是有点离不开这个东西了。轻薄便携,待机完美,随时随地可以看的书,也不用担心手机会没电,也不用担心看久了屏幕眼睛累。

不知不觉中已读完了好几本书了,对于喜欢读书的人来说,这真是一个看书神器啊。

今年的生日在重庆过的,总觉得还是有一点伤感。一个人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的孤单生活。
我却意外地找到了一些珍贵的东西,想想还是觉得有失便有得吧。
外观看起来的孤单或者热闹,与内心的空虚或者充实相比,哪个更重要一点呢?
也可以这么认为:我本来就在没有人认识我的陌生地方,活得像不像狗,我真的需要在乎吗?

自勉。

万物生长

万物生长

知道李玉,是因为当年的话题电影《苹果》,冲着露点的名头看过所谓的未删节版,也因此认识了不一般的范爷。
也只有在李玉的镜头下,范爷才勉强可以称作是一个演员,而不是只能走红毯的花瓶。

这次的《万物生长》里,范爷的份额却少了许多。柳青之于秋水,不过是三种爱情状态中的其中一种罢了。
这也是因为李玉这次改了故事的视角人物。《苹果》、《观音山》、《二次曝光》几乎都是以范爷演的女性为主视角人物来展开剧情的,而在《万物生长》里换成了男性角色秋水作为主视角人物。
就导演本身的尝试来说,我觉得还算是成功的。

看完电影后我去翻了冯唐的原作,在看完《万物生长》后,由于我发现自己不太能愉悦地阅读这种小说,所以《十八岁后给我一个姑娘》和《北京北京》都只是粗浅快速地翻了一遍。
再回来回想电影里的剧情,我觉得导演还算是把握了整个故事的感情调调,并且理解得还不错。

总体来说,就是一个男人在青春的时候有一丝充满幻想而懵懂的情愫,在这丝情愫发展为感情之前便陡然中断。于是在他之后的人生里,他始终以这个想象中的爱情作为标准来筛选他想要的女性,这样一个故事。
所以够贞洁的白露不够文静恬淡,知性安静的柳青又是个“鸡的方式”。秋水反复在这两个女性之间纠结选择,而她们却都离他而去。直到最后他见到了小满的尸体,惊觉回忆起年少时候的感情的真相,应该也算一种释然。

李玉的电影缺点很多,矫情、脱离现实大概是最常见的两个提法。但同样的,我独爱她在电影中所谓的剧情不够旅游来凑的桥段。
《万物生长》里,白露的爱情充满控制欲,让秋水觉得很难受和烦腻,而此时此刻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柳青。两人一同去玩蹦极,头上便是波光粼粼的水面,脚下便是青蓝透彻的天空。两个人抱得那么紧,我都可以想象出互相听见对方心跳的情形——这样的人后来相恋了,真是顺其自然啊。

可惜结局走向了青春片最爱的:“多少年以后大家各自拥有了意想不到的人生,历尽沧桑后云淡风轻。”这样一种矫情收尾,附赠一个重逢结局。真是弱到不行啊……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真品倒也是真品,就是不是以前那个永生厂了
  • 路易大叔:看来永生的应该也都是仿品了
  • 路易大叔:这个倒是很省力气啊
  • 瀚川:啊,木木,你也还在
  • 林木木:嗯哈,还在就好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