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黑《穹顶之下》

3月初的头件大事应该就是柴静的《穹顶之下》了,在我们的小圈子里也一度引起过争论。
譬如我和概和酹认为她使用女儿患病作为引子来进入主题的煽情手法过于拉偏立场,CD和青认为她使用的数据全是槽点,对于专业数据的引用错漏百出甚至不排除故意混淆概念的嫌疑。

我却觉得《穹顶之下》的真正意义,是拥有较高话语权的人,站在一个高处,带着一群人讨论一个现实问题并且可以交流出确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的一个尝试。就像许多人说的那样,关于环保的话题绝不是柴静第一个站出来声讨,也绝不是在她之前,中国无人关心环保的问题。事实上,和柴静错漏百出的数据,明显的倾向性,以及某些显然过于理想化的解决方案相比,不少在环保领域浸淫多年的专家更具有客观性和权威性。

但是柴静的最大优势,便是拥有作为知名媒体人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何其重要,看看当下社会大众普遍容易被媒体引导的认知便可知一二。得罪了大记者的小导游,轻轻松松便被大记者搞黑搞臭了,诸如此类的例子其实并不少。在一个大众容易偏听偏信的地方,高话语权的人对上低话语权的人,说一句顶对方一万句。这并不是因为有理,而是因为话语权碾压。

柴静制作《穹顶之下》,我认为的积极意义是,她利用她的话语权,为相关领域的人士提供了一个有大众关注的辩论场合。无论支持柴静的立场,还是反对柴静的立场。大可以针对《穹顶之下》提出的问题和给出的解决方案进行针对性的修正或者反驳。最终目的是告诉所有并不专业的人士:我们到底身处怎样的环境,我们可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怎么发挥自己的力量。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穹顶之下》便毫无意义。因为对于专业领域的人,它不过是又一次的呻吟;对于非专业领域的人,不过是又看了一次热闹,如此而已。

不过,诚如青所说的那样,即使他是反对柴静立场的人,也不得不感慨自己这边的猪队友何其多。一场辩论,反方全部跑题,这场辩论无论如何,反方也是输了。

如果说《穹顶之下》是一个辩论题,柴静其实只是正方一辩。当一辩陈述完毕后,反方开始对一辩进行各种人身攻击,反而对辩题本身置之不理。仿佛只要搞臭了一辩,连带着一辩支持的论题也可以一并驳倒似的。这辩论可不是一开始就输了么。

天人的音乐

天人的音乐

近日在群里听起《辉夜姬物语》,搜索了一下发觉是高畑勋的新动画,遂找了高清源下来看了。

虽然高畑勋是吉卜力的创始人兼核心人物,也有不少获得好评的动画作品,但是我向来不喜欢他的作品。与他的老伙伴宫崎骏把动画当作造梦的平台不同,高畑勋总是希望在动画中表现真实世界。也就是幻想派和写实派。我不是不能接受写实派,而是不能接受吉卜力画风的写实派。做个比喻,就是让张择端来画当代上海,总之我是会觉得挺诡异的就是了。

而且《辉夜姬物语》本身来说,是一个画风挺不错,很多地方让人很惊叹的动画。但是情节总觉得非常一般。故事就像辉夜长太快一样进展过快,很多时候不得不通过脑补来想象故事展开。但是画面的确美到令人叹息,几乎每一帧都可以暂停下来好好观摩。雪夜飞奔的部分更是犹如大写意一般的富有美感。

到了动画的结尾,月宫的天人来接引辉夜姬。那个画面算是《平成狸合战》的复刻版,但是音乐却让我印象深刻。音乐名叫《天人の音楽》,是久石让作曲的一首带有日本风情的飘渺仙乐,片中演奏仙乐的飞天,也是带着冰冷的温柔这样的姿态。这首风格清新欢快的乐曲,却被用在一个悲伤的离别这样的环境中。令人不得不想起杜甫的诗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天人的世界虽然极乐,却缺少人性。我朝古代的神话故事里,懂得了人性的仙人们,却是时而下凡,眷恋人间不愿返回。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应该就是平凡的我们,对于自己生活的珍视之情吧。

在知乎看到一个问题是: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神,为什么不救人于苦难之中?
答主们的回答,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太上忘情,上善若水。应该就是古代哲人对神明的想象了。只是那个境界太过非人,一般人绝无可能愿意成为那样。
说起来,仙剑奇侠传四中最后出场疑似来收人头的九天玄女,倒是给人一种充满嗔怒的官僚感,不似仙人的感觉。仙人嘛,自然应该疏远人间,视万物平等,又怎么能和大反派怒气冲冲地打起嘴炮,还讨价还价说你认错我就少罚你几年呢?

2014院线观影记

2014观影总结

得益于互联网售票的日益发展,以及个人收入的不断增加。近几年观影已经成了主要的休闲模式了,一度有取代宅游戏的趋势呢。一句话简单总结下去年有印象的电影好了,咳……

《白日焰火》

两个被世界隔离的人,在凑近的时候觉得好像能够触碰,终究还是两个彼此孤离的。

《美国队长2》

啊打打打,除内奸找基友啦啦啦。

《同桌的妳》

一个loli,错误的把家长给她的目标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最后坑了汉子坑了自己。绿茶婊非要想做女强人,强求不来的。

《催眠大师》

旧梦太美,只能半醒。如果没有结尾的大揭秘,堪称完美。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说笑话的人还要解释笑点何在了。

阅读剩余部分 -

一年之初在于和谐

最近很好很和谐。

第一件事情是我给朋友搭建维护的博客被ban了,原因是当年好大喜功,布教无数,建的站点有的人其实并不感兴趣。隐患已埋下,放置play到今天方才爆发,结果就是被某些黑客拿来练手了。

当然,就是我当年曾经遇到过的改核心文件挂广告链接那个问题。敏锐如我当年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问题,很快就着手解决了。不过这次,直到站点被ban,我也没查看过早已发到邮箱的告警邮件——因为邮箱是gmail的。自从gmail被hx后,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它了呢。

第二件事情其实是第一件事情的延续。第一件事情发生后,我意识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我不再像过去一样热心整天研究建站和站点运营上了,第二个是某些本来就不太有人使用的东西,是不是应该逐渐放弃了。

派告诉我们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遗憾的是未能好好说再见。所以我就放了一个打算说再见的预告。意料之中的是得到了热烈响应,意料之外的也是得到了热烈响应。因为有那么些我觉得不会热烈响应我的也热烈响应了,这让我产生了一种解脱自己放过别人的赎罪感。

第三件事情其实也还是第一件事情的延续。当年被我布教建站的朋友中,有且仅有一位坚持到了现在。我能感觉到,她对于写博客这件事情的认知和看法,远在矫情又纠结的我之上。因此,灾后重建的过程还是必要的。在顺手升级了typecho 1.0并且发现links插件无法兼容之后,她大手一挥:停掉吧。

第四件事情其实是第三件事情的延续。我在微信上抽了个签,结果是断舍离,高深莫测得我自己都觉得好玄虚。不过在那之前,我的确已经hx了我自己的友链了,反正我记得的站点不用友链我也记得。并且我也已经决定,哪怕一年只写一篇博文,也不再顺手转成繁体了。

最近很好很和谐,对吧。

心花路放

请输入图片描述

心花路放是期待了好多年的新一代寧浩作品。

上一代的黃金大劫案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充滿了導演憤世嫉俗自甘墮落的情感。不知道在無人區過審上映後的現在,寧導有沒有緩過勁來重新投入電影事業中呢。

黃渤徐崢這對組合事實上成了現在喜劇電影的票房保證,有點類似曾經的葛大爺啊。這倆如果能好好發揮演技,是能夠拍出愉快輕鬆而不惡俗無聊,還能有點笑中帶淚的佳作的。

整個片子的感覺還不錯,輕鬆詼諧。整個電影有點像韓寒同學的導演作業批改和示範片的感覺:看吧,一個悶葫蘆一個嘴炮帝開車上路我怎樣讓他們不冷場;都是分段式地遇上一些人,發生一些事,還是要在中間始終貫穿一條主線的;看看我怎麼控劇情,看看我怎麼銜接段落,看看我怎麼表現臺詞,你看,第一個故事的阿凡達要一路追到最後,這才不孤立;你看,我還在裡面埋了一個暗線,最後還能湊出點文藝效果來。現在知道為啥大家都說你的電影節奏不好了吧!

觀影的時候同伴表示最後才明白原來袁泉線的時間線居然是故事的開端。作為技術死宅我表示無壓力……袁泉掏出iPhone 3GS,並且把酒吧老闆的HTC Touch扔洱海裡的時候我就知道這貨處於2009年了——沒見黃渤線的手機全是近年新款嗎:OPPO N1,魅族 MX3。道具組真用心啊,這樣導演的小心思就被我看出來了,算彩蛋嗎……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 瀚川:真品倒也是真品,就是不是以前那个永生厂了
  • 路易大叔:看来永生的应该也都是仿品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