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食飯稻紀行


CD來的這兩天,我們住在平江路的明堂青年旅舍。平江路上有一家飯館,外牆上寫著魚食飯稻。

當時和腐克力姐姐還有CD討論了半天,是魚食飯稻還是稻飯食魚,寫這個話的人有沒有寫錯啊等等問題,然後未果。
接著回來後就查了下百度大嬸,得到了答案:果然是魚食飯稻。不過這個詞顛過來倒過去都念得通順。
嘛,生活嘛,有魚有飯就知足了。這便是它的意思。

所以這次紀行么,就是說三個人短暫的歡快生活了,嗯嗯。

早上很早就醒來了,大概是5點多快要6點了的樣子。算好了大概是6點半出發比較合適,然後在宿舍磨蹭到了6點半,出去買了兩個包子一杯豆漿出門。
然後178路公交剛好開走,撲街……
於是在車站一直等到接近7點才上車,沒開出幾步小CD發來賀電:我開車了=v=。回道:我也出發了。
於是百無聊賴下開始短信聊天:
我:我們就來比一下是公交快還是動車快吧XDDDDD
CD:真RP……
我:這怎麼能說我RP捏
CD:把遲到的責任都推到公交上的人不RP么。動車上居然有水發><
我:我這是調侃生活嘛。水發就水發咯,你為嘛這樣驚訝?
然後我瞥了下窗外。哇咧,好大的霧氣,金雞湖上一片霧濛濛的,看來今天真是個RP天氣呢- -

阅读剩余部分 -

桃葉鋪紀行

桃葉鋪終於還是把桃葉鋪給去成了。
因為自己沒有PIA照,所以就順手A了一張過來,也就是促使我對這個桃葉鋪開始有那麼一點點期待的元兇。

所以有些時候真是不得不感歎:我要素顏無修正啊啊啊啊![旁:人家也沒修正啊。]口胡,那我就恨攝影!明明很普通的東西居然給拍成這樣具有視覺欺騙性。

怎麼說呢,我是一個只要東西好吃哪怕是要我站在馬路邊吃得涕淚滿面我也願意的。但是要是不好吃就算是裝潢得好像處於仙境我也是不滿意的。
不過吃這種東西本身就是見仁見智的,可能我點的雙皮奶的確不是我那杯茶吧。我也沒有點旁的什麽甜品嘗味道,或許改天我想通了再去一次把所有的東西都試一次可能會給出不同的評價,不過目前我的評價肯定不會好到哪裡去。

時間點是24日下午,小CD觀摩計畫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我們在桃葉鋪吃東西。
到的時候被門口那隻燈籠狀店招吸引住了,感覺還不錯。店面從外面看也是屬於不起眼的那種。這稍微讓我有了一點點好感。
本身就已經做好了“店面很小”的思想準備了,但是跨進去的時候還是被狹小的店內空間囧到了。
四張桌子擠在裏面,空間非常狹小。因為我們是三個人,而且那時只有靠牆的一張桌子有空,於是我們就在那裡坐了下來。
腐克力姐姐開始吐糟:嗯,看來人不是很多。然後她拿起菜單開始流覽,小CD百無聊賴地拎著廣告書開始看,我就環視打量這個小小的店鋪。
窗外就是小橋流水,門前是姑蘇風情的街道。暗紅色的牆壁,黃色的竹簾,有一種LOMO照片般的色彩。如果說是爲了滿足什麽情趣或者什麽格調的,估計效果會很不錯吧。
然後這個時候門外一陣喧嘩,我轉頭過去看見一群人排隊等在外面。嘖嘖,看來還真是蠻有名的樣子。

阅读剩余部分 -

《幽城幻劍錄》中的天軌儀刻資料

因為是以前自己手敲的,並且覺得不是完全無用,所以就轉過來了。

計都七曜:月曜、灼喪、木曜、厲桀、僎酄、申遲、火曜

月曜也者,又名太陰,乃計都對星,掌明界諸幽陰氣,為日曜伴宿。
灼喪也者,羅睺伴宿之一,位於月曜左近,以玄氣衡伴天軌。
木曜也者,又名歲星,黃道五曜之一,乃郢封對星,掌明界茁長孕育之之氣。
厲桀也者,黃道外曜之一,乃金曜對星,掌幽界死厲煞烈之氣。
僎酄也者,黃道外曜之一,乃土曜對星,掌幽界玄土凝定之氣。
申遲也者,黃道外曜之一,乃水曜對星,掌幽界幻水凜冽之氣。
火曜也者,又名熒惑,黃道五曜之一,乃朔應對星,掌明界奮烈灼炎之氣。

阅读剩余部分 -

談談我眼中的流行化民樂

先聽聽樂好了,反正也是今天要談的。不過談的東西和樂氛圍不合,聳肩,我今天是在自家窩關著門跳著腳罵人的……不喜歡的可以選擇不看,嗯嗯。

可能是我比較憤青,當然從音樂上來說我的確只能算是一個只聽的外行而已,聽個熱鬧,聽不出什麽厲害的門道來。

所以我才會對:“賈鵬芳其實技巧不怎樣的,XXX,XXX和XXX從技巧上都要勝過他。他不過是有了日本的包裝和錄音和聲技巧而已。爲什麽他不來中國開演奏會呢是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他自己技巧不怎樣不敢來吧。”這樣的言論感到極其的囧和憤怒吧。

我真的好想喊一句:內行們,你們真的還要孤芳自賞到什麽時候,真的是要抱著你們的孤傲一直進入到墳墓裏面去么!啊?

遙想起小蛇蛇青曾經給我說過:他們有學這些傳統樂器內行同學們,總是對我們喜歡的這些所謂的流行化民樂嗤之以鼻。總以為那是落了俗套的,他們以把過去的經典秀出各種技巧為榮。聽到這裡我只有感到深深的無力。

好吧,那些自認為自己高雅的不落俗套的內行們,如果真的有幸你們看見了,那麼看好我接下來敲的字眼:真TMD扯淡,你們演奏的這些TMD的所謂的高雅音樂在千年前也TMD不過就是俗樂而已,高雅的是TMD編鐘編磬的禮樂韶樂啊!你們那些都TMD是靡靡之音啊,你們撿了古人的腳趾甲有啥好TMD整天洋洋自得的,啊?

阅读剩余部分 -

過生日不說些啥說不過去……

你有沒有覺得,有些時候你會很喜歡回憶。那些過去的人和事,反復你在你腦子里播放……

我還是堅持認為人存在于世就是受盡折磨的過程。成長,學習,玩樂,痛苦,快樂,高興,悲傷,低落,興奮……在一定的時間后定然會轉化成折磨翻倍加諸于自身。

就連幸福的回憶,也會是一種折磨。因為回憶僅僅是在無所事事的時候才進行的一種大腦活動,但是對於我這種年紀的人來說,無所事事不正好就是一種折磨嗎?

或許是我太冷漠。三年了,還是把自己當成異鄉人,啊啊我本來就是異鄉人吧。總之冷漠地看著周圍的人,從不主動接觸周圍的環境。所以直到今天周圍的世界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個陌生的世界。於是無聊的時候就剩下回憶,然後越回憶越折磨。沉浸在回憶中悲傷地快樂下去。

說起來似乎很悲慘的樣子,然而或許是最近受到了影響吧。所以才會出現這樣低落的論調。高中同學的群裏面貼出了這樣一個公告:暑假聚會吧,不然就是十年之後了。這樣的話在我看來竟然悵惘失落得有些難以承受。所以難過低落得一塌糊塗。

說來好笑,我一直自稱高中的同學關係是最淡漠的最不值得回憶的,但是對於高中的回憶卻從來就沒有淡過。曾經對自己的記憶力自矜過,但是現在卻又覺得這種記憶力實在是太讓人絕望了。有些事情還是忘記的好,明明別人已經不記得了,而我還偏偏記得,並且不斷用這些回憶折磨自己。

啊啊,或許最近真的是太低落了。我記得曾經和別人說過回憶是有益的,自己也很喜歡回憶並且喜歡和熟人聊回憶。但是為何最近就偏偏對這回憶感到如此的絕望呢。

好了,發瘋完畢回到生日主題。沒有被這段發瘋嚇到的同學請繼續閱讀- -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