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理科

曾經認為文科研究的是世間的道理,而理科研究的是世間的定理。兩者之間并沒有太多的聯系。

你看道理只是個勸諫,好比歷史擺在眼前,是重蹈覆轍,還是另辟蹊徑,全是看人而為。而規律則是固定的,不由任何人的意志而變動,就像四則運算規律一樣,高等如微積分,依然依循這規律。

半年前的時候接觸到一個很有意思的AVG,意識流。中心思想是,世界是各種相似小元素不停重復回環形成的。但是這還不是真的世界,隨機的加入才使這個世界成為世界。所以窮盡一生的時間,也不能推算出彩票的規律。它的確是有規律,但是因為這個隨機,卻讓這個規律模糊起來,不讓你接觸。

我覺得,文科理科,其實就是人們試圖通過兩種形式,探尋世間規律的方法。

阅读剩余部分 -

學校抽風了,學生也抽風了……

本來一直沒有11點斷電了,這卻停了。

于是學生們紛紛走上陽臺,望著漆黑的夜空竊竊私語。私語聲越來越大。

終于不知是誰,高喊一聲:“開燈。”

這亂子便起來了。

起先還只是喊著口號,由開燈變成來電,繼而上升為“還我光明”的程度。

也不知道是誰拋了個空瓶子出來,塑料瓶子墜地的聲音在夜晚尤其刺耳。

于是人人都瘋狂了,水瓶子源源不絕扔下樓來。

阅读剩余部分 -

非常黑皮……蟲子來了

最近這段時間都不怎么敢走學校的側門那邊。長長一條街的行道樹全部掛滿了小蟲子,區區一個國慶節后,那些樹都被啃得差不多了。

走在人行道上,感覺到總是碰到什么東西,時不時墜下來一只毛毛蟲。抬頭一望,喝,滿樹都是蟲子,真是恐怖……時不時還能聽見過路的女生尖叫……而終于走過后,無意間一看,自己衣服上也爬了一只毛毛蟲……

這個感覺太銷魂了……

獨墅湖的管理也真是有問題,發現蟲害應該及時處理,可憐這些樹,才移栽到這里不久,就遭受大劫,眼看是活不成了……

不過想想,當真覺得有那么些凄涼……多年前遭受蟲災的農人,恐怕眼前的所見比這個要BH個數千數萬倍吧……

蟲子真小強……這么冷都凍不死……

十年契阔

大街上不經意的相遇。

我認出你你卻沒認出我。

人群中匆匆擦身而過,或許不會再見面。

居然這樣意外遇見了小時候的死黨,不過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十年前我們兩個約定了要一直做死黨,然后他就轉學走了。那個時候當然不像現在這樣手機QQ的,所以就失去了聯系。后來也沒能聯系上,去年的同學會他也成了失蹤人口之一。
當年關系很好,我因為身體不好不能參加太激烈的運動所以小學時候沒什么人愛搭理我,我平時無聊都是找女生學會很多OOXX的比如編手環折紙繡荷包什么的。
他的話就是為數不多的死黨之一,當然究其原因我倆都很喜歡瞎玩而且興趣一致,嗯嗯。
他不記得我我其實一點都不覺得意外,畢竟時間過了太長,我們都變得太多。所以我什么反應都沒有繼續談笑游覽,不過十年契闊,到頭來兩相忘也罷,偏巧一人記得,一人卻忘記了,空給那記得的人徒增一點惆悵。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瀚川:把狂野打在公屏上!
  • qing:23333狂野!(wild手势)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