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與重逢

離別是為了再一次的重逢。
我在候車室拿手機和朋友聊天,這句話突然間過了一下腦子。不過我並沒有這麼發上去。

5月底的時候接到公司通知,讓我去重慶頂一項工作,為期一年。某種意義上就是去半工半玩拿一年工錢外加各種花樣補貼,說起來是個挺來錢的差使。
不過我心底還是不怎麼太願意去的,雖然最後有朋友用:看在錢的份上。這樣的理由說動了我。
說到底我還是逐漸變成了一個為了錢而妥協的人了,不過那又有什麼不好?

只是當我從衣櫃上把那個碩大的紅色行李箱拖下來的時候,還是略微有些難過的情緒。
箱子外面是幾張發黃的標籤,那是托運行李留下的。當初我始終在留標籤以裝X和不留標籤表內斂的情緒中抉擇,所以標籤也只剩下這麼一點。
打開箱子,裡面是一條黑色領帶——畢業酒會上借醉索取的哥們的領帶——如今已經在箱子裡靜靜躺了四年了。
右側的部分主要用來放衣物,中間則用來放書,而左側的空間用來放其他雜物。這樣把箱子立起來的時候,衣物在下面緩衝,書在中間不容易皺,上面的東西也可以順手取出來。
我按照記憶中的步驟,把行李一件一件裝進箱子裡。突然有那麼一小刻的時間,我產生了行李箱中,有一張飛往魔都的機票——這樣的錯覺。

阅读剩余部分 -

手機漫談

最近用了不少手機。

其實我過去對手機沒什麼太大感覺,一部3110C陪著我度過了大學的時光。
直到我工作後,買了一部Legend,此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了。說起來,這大概是作為一個技術宅,對於科技本身的迷戀情感吧。

所以也順便談談那些給我留下了印象的手機好了。

阅读剩余部分 -

にじむ残像

最近把《告白》又翻出來看了一遍,起因卻是因為在微博上看見了這部電影的推介:“老師,悠子老師……我想再問老師一次,生命很珍貴嗎?每個人都一樣嗎? ”

にじむ残像

我想起了那個黑夜中走出的哥特風少女。にじむ殘像,滲出的身影,這是她的主題曲。迷離的電子樂,卻帶著水晶一樣的音色。她伴著這樣的旋律從夜幕從滲出,一直走向我心裡。
她是露娜希的崇拜者,她的名字是美月,而露娜希則是月海。所以美月一直認為露娜希是另一個自己。她們都是擁有毀滅傾向的人,區別只是露娜希真的行動了,而美月只是一直在搜集而已。她們是相似卻又截然相反的存在。

阅读剩余部分 -

Jupiter

我這半年的停博,一字不發,並非已經忘記了這個名為夢想的博客。我的Chrome中的第一個標籤位置,永遠都只為它而停留。

但是我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看一眼。

我用了半年的時間,為了一個我認為是夢想的方向在努力。我自矜於主導者的感覺,看著大概是從業以來第一個真正由我做主的作品在我手中逐漸成型。我將它捧在手心仔細打量。心中滿是期待。

然後,突然地。這個半成品就脫離了我的掌控。我面前的門關閉了,把手的位置貼著一張封條,也將我的期待徹底封死。

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無法掌控,註定只是隨著大勢而動的小角色。這樣的感覺填滿了心中的空缺。這是一個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劇本,無論誰來當導演都擺脫不了悲哀的宿命。我卻一直希望靠著行動來扭轉乾坤。

我為這個Team最後做的事情,倒是終於做了一次專業對口的工作。我希望以後再也不要用到了,這該死的專業。

然後我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做著之前做的事情。可是我卻發現已經疏離了這個位置:我的雙手停留在鍵盤上微微顫抖,心跳得很快,呼吸也急促起來了——但是腦中卻是一片空白。

我的這雙手……到底還能做什麼呢?
與失去夢想相比,失去自信,才是更可悲的事情。

兜了一大轉,卻又回到了原點。我並沒有變得比以前更強,反而是大大不如了。我的眼前沒有道路,我躺在床上睜眼到天亮。

我離開了這裡繼續尋找新的道路,心中缺乏方向。我倒是希望一切能變得更好,如同這首歌寫的這樣:

我們誰都不是孤獨的一個人,
與生俱來地,一直在被人所關愛 。
在希望中一步一步,走向輝煌的未來。
我要永遠地這樣歌唱,為了一個心中的你。

來年的話,能重拾信心就好了。

伍週年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第一次開始做獨立博客到現在已經五年了。

對於科技界來說,五年的時間,換了3.3代。五年前還不甚流行的微博,到今年卻已經開始衰落了。我也早就從「想要以文會友」變成「想要寫點什麽」,一直墮落到「留點什麽當笑談」的程度。

心態變了,對待博客的態度也就不同了。可說可不說的內容,從前是要說,現在則是不說。這麼想起來挺苦逼的。

比如現在,想說的很多,卻發現一句連貫的句子都寫不好了……

所以這五周年博文,也就如此草草結束了。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 路易大叔:中国人一向是没有被训练学会使用工具的
  • 瀚川:两个原因吧,一是的确环境不同,二是商业片夸张了现实
  • 棋枫:不知道为啥,起跑线我有点看不进去,总觉得假哈哈哈
  • 瀚川:真品倒也是真品,就是不是以前那个永生厂了
  • 路易大叔:看来永生的应该也都是仿品了

分类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