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週年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第一次開始做獨立博客到現在已經五年了。

對於科技界來說,五年的時間,換了3.3代。五年前還不甚流行的微博,到今年卻已經開始衰落了。我也早就從「想要以文會友」變成「想要寫點什麽」,一直墮落到「留點什麽當笑談」的程度。

心態變了,對待博客的態度也就不同了。可說可不說的內容,從前是要說,現在則是不說。這麼想起來挺苦逼的。

比如現在,想說的很多,卻發現一句連貫的句子都寫不好了……

所以這五周年博文,也就如此草草結束了。

脫宅兩月感覺良好

已經有快兩個月沒有寫過博文了。

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裡面發生了許多事情。比如我的工作發生了重大變動比以前忙了許多;比如我的工作地點也換到了新的地方;比如我買了一輛山地車做了山馬黨開始研究城市騎行了;比如我又結交到了一堆新的朋友……

總之就是現在的我宅力已經不行了,從前上網刷網頁刷微博刷網遊刷副本的生活一去不復返。每天經歷了一堆工作後回家做做飯、種種花、奏奏曲、散散步、騎騎車;或者乾脆累得和狗一樣一到家倒頭便睡到半夜1-2點再醒……

突然有種我又變成另一個我的感覺了,沉浸在新生一般的喜悅和迷惘中,連過去的習慣也一併遺忘了。

也就是前幾天和朋友聊天,才突然想起來,我似乎的確是很久沒有更過博客了。好像有點矯枉過正……多少還是該繼續寫啊,一月一篇也是好的嘛……

順帶表示,5.1已經過去了好久了,還順帶著把端午節也過了,鳳凰古城的遊客量果然銳減。印證了我之前那篇黑槍博文的想法。不過我突然覺得這其實是好事,旅遊的話總是看人頭反而沒意思了……所以我要不要把鳳凰古城列為下一次旅遊的計畫呢……咳。

那些年我們遇見的奇葩

最近的校內殺人案似乎有些多,大家紛紛開始感謝當年學校的室友不殺之恩。因為習慣、性格、經歷等原因,我們大概經常會覺得碰見了奇葩室友。

像是我的一個朋友,對於她宿舍的一位奇葩室友,向我們吐了近3年的槽。站在我的立場,我當然是力挺朋友,鄙視奇葩,並且告訴朋友:反正你覺得對方奇葩,對方也只能在大學幾年對你產生影響,忍忍就好了。但是從我自身來說,我倒是這麼看的:

每間宿舍大概都有那麼一朵奇葩——對於我們而言。
其實我們大概也算得上一朵奇葩——對於他們而言。

我自己都知道我喜怒無常、死撐面子、酷愛較真、做作矯情,當然肯定有不少人覺得我也是一朵大奇葩——只是他們從來不會表現出來而已,不過向他們的朋友吐槽我,大概也是免不了的。

這幾年我漸漸想通了:大家都是奇葩,誰也不比誰好。互相包容和理解才是平和相處之道。

阅读剩余部分 -

鳳凰一去不復返

不作死就不會死,為什麼不明白!

幾年前的蘇州山塘街,曾有段時間拉起了柵欄,立起收費處。規定進入山塘街需要收費。不到半年這柵欄便匆匆撤去,還留下那麼零星的痕跡,在嗤笑著見錢眼開的愚蠢行為。(相關閱讀

而這樣的事情又要發生在鳳凰古城了,今年4月10日開始鳳凰古城也開始攔城收費。早先政策甫出,便有質疑的聲音。政府表示我收錢是為了規範旅遊市場、打擊黑導遊、投入古城開發維護費用。
所謂打擊黑導遊就是指,將遊客帶到鳳凰古城繞一圈,然後再拉到其他周邊村鎮進行住宿消費活動的導遊。

於是在清明,鳳凰古城迎來了一次大的遊客潮。這之後的4月11日,因為抗議政府的行為,鳳凰古城內的商家關門歇業,以示抗議。而可笑的是政府居然指責是黑導遊別有用心然後派出員警和防暴部隊來“鎮壓”——喂不是說攔城收錢是為了打擊導遊拉客到別處消費麼,按理來說商家們不是應該和你們目標一直同仇敵愾麼,怎麼商家們腦抽了吃飽了撐的幫黑導遊玩罷市而不是趕緊開門迎接沒有黑導遊騷擾的客源呢?

阅读剩余部分 -

最新文章

最近回复

分类

归档